TaiwanYes

台灣玉山之友網聚廳

郁永河回顧這次的旅程,從臺南府城到這裡,一共在酷暑中走了二十天,其中有四天四夜在趕路。渡過大小溪流 96條。沿途深溝巨谷、陡崖峻嶺,陡上陡下的路況,無法計算。面對著刺人的荊棘,叮人的蚊蠅,顛簸的路面,酷烈的太陽,可說是嚐盡人間少有的苦頭。 ...300年前ㄟ台灣 南北交通不便

一出門,到處都是高過肩膀的野草,老樹的枝幹纏結的無法形容。有討厭的竹子遮擋視野,還有能吞得下整隻鹿的可怕毒蛇;有的小蛇會追著人跑,爬行速度比箭還快。遇到海上吹起狂風時,整個茅屋搖搖欲墜;半夜猴子的吼叫聲像鬼在哭;還有昏暗的燭光下,隔壁床鋪躺著快要病死的人。

在這個地方,隨時得面對死亡的威脅。郁永河剛到的那天晚上,河對岸有一位漁民搭建了工寮,晚上睡在那裡。半夜時,寮外射進一枝箭,漁民差點被射死。另外,附近也有原住民走在路上被殺死。

至於平地的熟番(平埔族),郁永河對他們頗為讚美。這些平埔族人,無論天氣寒暖,身上就裹著一塊布,只求吃飽肚子,沒什麼物質渴望,也不追求知識,就像是 遠古時代的葛天氏、無懷氏,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平埔族人常進城裡來,長相與漢人差別不大,只是眼窩較深,目光稍有不同,說話的語音較多「都盧嘓轆」聲。
...300年前ㄟ台灣人 多快樂
原住民部落會推一、兩個人擔任頭目。頭目的住家、飲食、勞動,都與大家平等,不會造成族人的負擔。不像中國雲南、兩廣一帶的土司(頭目兼地方官),擁有軍 隊,可向原住民徵稅,掌控全族的生殺大權。臺灣的原住民從來就沒有天子或長官的觀念,自從荷蘭人占領臺灣後,平地原住民被荷蘭人統治,徵調勞役或賦稅,都 不敢反抗。如有犯法或違抗,會受到征討嚴懲。鄭成功接著統治,法令更為嚴厲,誅殺時,其至將整個部落勦滅,成為廢墟,連兒童都不放過。
...300年前ㄟ台灣人 多平等 ...統治者 多夭壽
郁永河也注意到當時清廷統治原住民的問題。他說,鄭氏政權對原住民課徵的勞役及賦稅很重,大清帝國也遵循前朝的舊例。對原住民課稅,並不容易。原住民沒有金錢的概念,一輩子都不知道白銀是什麼東西,何如繳稅呢?於是清朝仍然沿用明鄭時期「包社」的方法。

所謂「包社」就是由城裡有錢的人,向官府承包代收原住民部落的稅賦,這些人稱為「社商」。社商先向官府繳稅,然後取得對原住民部落的經濟控制權。社商又委 託「通事」等人,住在原住民部落裡,將原住民擁有的貨品,例如鹿皮、鹿肉,一一做記錄,加以收取,以抵稅賦。社商取得鹿皮,可外銷至日本;取得鹿肉,可賣 給漳州人,利潤遠超過繳給官府的稅款。
...政治力介入 開始要繳稅 工作時間加長

這些通事利用原住民的無知,加以欺壓剝削,把原住民的財產都視為自己的囊中物;平時大小事,便使喚原住民男女,甚至小孩子,來提供勞役。通事還將原住民婦女納為妻妾。原住民乖乖服侍這些通事,做錯事時會挨打,而原住民也不太會抱怨。

平埔族人是否因為愚笨才被通事如此欺侮?我不這麼認為。而是因為反抗的代價太高。「皇帝的威力就像老天爺一樣」,才是主因。 ...通事與皇帝 都是共犯結構

這些社棍都是一些在內地作姦犯科,然後逃到臺灣來,藏身於原住民部落,想辦法當上通事等職務。他們長期待在原住民部落,懂原住民語言及風俗習慣。擔任通事 一職,往往父死子繼,繼續荼毒原住民部落。那些社商們舒適地待在府城裡,部落裡收稅的事全由通事來處理,有時候社商也可能發生虧損,而這些通事反而坐享其 利。社商通常一兩年就會更換,這些社棍的勢力反而根深蒂固,無法根除。

...偉大的吳鳳通事 為什麼會被做掉? 漢人來台當通事 才符合機會成本
這些社棍希望原住民永遠處於貧窮及愚眛的狀態,他們便可以豪奪及欺騙原住民。原住民受到冤屈,向官府告狀,審問的官員聽不懂原住民的語言,還是得透過通事 來翻譯。這些通事便顛倒是非,因此,原住民反而受到官府的斥責。通事又告訴原住民說:「因為你不聽通事的話,所以長官才會怒罵你。」於是原住民愈畏懼這些 社棍,將他們侍奉的如同老天爺。原住民有冤屈無法伸張,上級長官也不知道原住民遭受冤屈。因此,這個世界上沒有比臺灣原住民的處境更值得同情的了。
...通事與官府 也都是共犯結構

檢視次數: 97

發表留言論

您必須是玉山山友才能發表留言!

加入 TaiwanYes

正在活動的山友

流量統計


此刻平均流量
Site Meter

© 2017   Created by 玉山編輯部.   管理小組

玉山山友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