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Yes

台灣玉山之友網聚廳

 
連日的霧霾籠罩了半個中國,這是中國網友繪製的“霧霾示意圖” 



*OUT OF CHINA - 有生之年..中國人是否應該要想盡辦法逃離中國才是最確切的要事... 

如果霧遇陽光就消失,但為何在中國有"終日不散"的霧霾,這說明空氣中漂浮大量帶電的粉塵顆粒。.. 

可是空氣中的粉塵通常是不帶電的,因為帶電的粉塵會互相吸引,形成大顆粒而沉澱下來。如果空氣中有大量帶電粉塵,說明有一種機制在源源不斷給粉塵顆粒充電。這便是空氣和地面無處不在的放射性鈾粉塵~所謂「核霧染」。().. 

因此,「核霧染」說明了終日經久不散的華北霧霾現象。.. 

 

而如果華北霧霾隨冬天西北季風飄到台灣,讓台灣仍然逃不掉中國「核霧染」的威脅.... 

有此惡鄰...唯恐避之而不及,竟然還有台灣人爭先恐後就是要去中國挣錢?... 

為何前美國駐中國大使駱家輝2013年會突然堅辭大使執務,誠如北京網民戲謔的,因為中國空氣污染太嚴重了,連駐美大使都舉家逃離了。..然而這卻是實話,如果美國首位華裔駐中國大使駱家輝,於2011年7月27日到任 ,但短短一年半後,就在2013年11月20日在北京發表辭職聲明,而實際原因就是因為北京空氣品質狀況沒有任何改善,反而更為嚴重。駱家輝應該會慶幸他當時的堅持,至少讓他和妻小,可以早日離開中國(Out Of China)..讓此生能多活幾年.. 

而如果中國人連健康都無法自保了,還反什麼台獨啊? 

或許有生之年..他們也應該要想盡辦法逃離中國才是最確切的要事了,不是嗎?...

檢視次數: 291

發表留言論

您必須是玉山山友才能發表留言!

加入 TaiwanYes

Apin 在星期五 的留言
引言回覆:
俄媒評中國霧霾:欠的債該還了



 
北京等數十座城市時常出現霧霾天氣。(視頻截圖) 



【看中國2017年1月12日訊】俄羅斯媒體對中國愈發嚴重的霧霾十分關注,並不斷進行追蹤報導和評論。 

俄羅斯「中亞」網站1月10日發表評論文章,題目為:「北京正試圖在環保和經濟之間做出選擇」。文章就中國越來越嚴重的霧霾最新情況及成因進行了分析。 

報導說:2017年一開始,中國人就隨著新年開端走進了「世界末日般」、「地獄般」的重度霧霾之中,這些都是中國民眾自己形容所處環境時使用的形容詞。 

一位在中國留學的俄羅斯青年卡休•卡薩諾夫表示:雖然自己熱愛中華文化,喜歡中國,但已經開始計畫離開中國了... 

對於霧霾的原因,俄媒體評論說,在近40年的改革發展過程中,中國的統治者一直都把經濟利益無條件放到首位,甚至破壞環境也要發展。欠下的債太多了。的確,中國現在已經發展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欠下的債總就要還的,作為代價,北京也變成了世界上最骯髒的城市之一。 

=============== 

是的,這不說明.. 

*OUT OF CHINA - 有生之年..中國人是否也應該要想盡辦法逃離中國才是最確切的要事... 

如果霧遇陽光就消失,但為何在中國有"終日不散"的霧霾,這說明空氣中漂浮大量帶電的粉塵顆粒。.. 

可是空氣中的粉塵通常是不帶電的,因為帶電的粉塵會互相吸引,形成大顆粒而沉澱下來。如果空氣中有大量帶電粉塵,說明有一種機制在源源不斷給粉塵顆粒充電。這便是空氣和地面無處不在的放射性鈾粉塵~所謂「核霧染」。(註).. 

因此,「核霧染」說明了終日經久不散的華北霧霾現象。.. 

中國已逐漸成為非適合人居住的地方....

Apin在12:14am對2017 一月 3的留言

中國人的大逃亡潮~~(倒數計時中)


柏林圍牆舉世聞名。可是,有多少人知道,中國柏林牆的死亡人數超過德國柏林牆的數千倍乃至一萬倍以上?古今中外最慘烈的大逃亡發生在1947年至1997年半個世紀的中國內地和香港邊界。 

柏林圍牆建立後,1961年至1989年,大約8、9千東德人嘗試翻越柏林牆逃往西德,其中5,043 人成功逃入西柏林,3,221人被逮捕,260人受傷,死亡人數在136人至245人之間。死亡人數還存在一定爭議。 

而根據《大逃港》一書作者陳秉安先生的調查統計,20世紀50至70年代,約有250萬中國大陸居民冒死越境逃至當時的英屬殖民地香港,還有大量難民死在逃亡途中。 

《偷渡香港》作者陳通教授目前旅居倫敦。他於1979年冒死逃到香港。根據親身逃亡經歷和調查統計,他認為70%的逃亡者是失敗的,20%的逃亡者死在路途中,只有10%的逃亡者有機會成功到達香港。 

單單一九六二年一整年,中國大陸就曾出現大逃亡潮,有十多萬人湧入深圳,六萬多人偷渡出境,五萬多人被遣返,舉世矚目。... 

據解密的寶安縣委「關於制止群眾流港工作的情況匯報」等文件顯示,一九六二年四月二十六日開始,在寶安縣由東至西一百五十多公里長的公路上,外流民眾成群結隊,扶老攜幼,如「大軍南下」,奔向邊境線,伺機進入香港。 

報導透露,出現這麼大規模的逃亡潮,與當時中國大陸發生的嚴重天災等因素有關,當時大陸還流傳「英國女皇誕辰,大赦三天」、「第三次世界大戰快打了」等謠言,使得不少民眾感到,逃亡香港才是出路。


如今...霧霾讓未來中國人的大逃亡潮正開始倒數計畫時中... 

換句話說,21世紀結束前的世界大事是...中國人的大逃亡潮...而且一定會造成世界災難... 

Apin在10:48pm對2017 一月 2的留言

你還會認為「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嗎?.. 
如果霧霾會讓中國人在二十一世紀結束前滅絕...





霧霾源頭的照片,讓人觸目驚心(網路圖片) 



唐山遷安市九江線材有限責任公司每天排放大量的二氧化硫、二氧化碳、重金屬離子、二惡英等污染物籠罩天空,使天空出現涇渭分明的灰藍二色,成為嚴重的霧霾。 



遷安市的西面鋼鐵廠,燈火通明的鋼城,夜間排放污染更嚴重。 



遷安市野雞坨鎮大楊官營村的土地長年累月被燕山鋼鐵廠的灰塵覆蓋著、污染著。整個村子現在居住過千人,1/3人以鋼鐵廠為生。 


大楊官營村村民吳國興和老伴張蘇琴住的房子離燕山鋼鐵廠最近,每天早晨開門地上都有一層灰塵,平時窗門不敢開,晒在屋頂上的玉米被燕山鋼鐵廠的煙塵覆蓋了一層灰。 


邯鄲市永年縣杜劉固村民在菜地裡扎菜,離永洋鋼鐵廠煉鐵爐只有一百多米。村民韓京財雙手粘滿了煉鐵爐飄來黑乎乎的污染物。 


松汀村民毛溫秀今年60歲,他背著籮筐,手拿鏟子去撿焦炭,他以此為生。 


在遷安市中化煤化工有限責任公司的圍牆外是污水排放溝,溝裡的泥成為紅褐色。 


遷安市北營鄉村民王玉彩在遷安鋼鐵廠當清料工10年,每月工資1600元,這工種是在煉鐵爐輸送煤帶清理掉下來的煤,工作環境非常臟。50多歲的王玉彩因為收入太低,一直沒有結婚。從北營鄉的家到工廠的距離有十多公里遠,每天一早離家,7點半左右開始清理煤渣的工作,臉上、嘴邊、眼角都被染上了黑色的煤灰。 


在邯鄲鋼鐵廠居民區附近張貼著很多治療鼻炎、咽炎等疾病的廣告。 


邯鄲市涉縣天津鐵廠周圍的吸鐵族,用小型拖拉機改裝吸鐵車, 
每天能吸1-2噸左右鐵末。 


一個嬰兒去世後被埋在田間。環境污染和沒有婚前檢查造成不健康的嬰兒數量的增加。平均每30秒誕生一個殘疾嬰兒,這是一個對家庭和社會沈重的負擔。許多父母沒有治療孩子的經濟實力,只能放棄。

Apin在6:29pm對2016 十二月 29的留言
引言回覆:
飛機上看北京霧霾 驚呆了



 

 

 

中國劉傑::華北華中到關中、遼東,霾到你幾乎無路可逃。明明是工業污染主因,卻去封了老百姓的煤爐子,停了供暖、飯鋪。奧運藍、會議藍、閱兵藍怎麼實現的?其實你們非常清楚癥結所在,也知道怎麼解決,只是P民賤的重要性及不上奧運藍、會議藍、閱兵藍唄,所以就不會有黎民藍、生活藍。

Apin在3:30pm對2016 十二月 25的留言
引言回覆:
霧霾讓「中國模式」崩塌



中國霧霾背後的經濟賬,實則是政治問題,人們缺乏監督政府的權利與自由,甚至於對此稍微作出一些反對,都將面臨巨大的人身安全。..比如,前幾天在成都一些人因為霧霾嚴重,在市中心戴口罩坐了十分鐘,結果全被員警帶走。更早之前,很多環保人士還被各種莫須有罪名,比如「嫖娼」或「非法出版」等抓捕入獄。 

中國霧霾一年比一年嚴重,中國人對霧霾由最早的無所謂或調侃情結,已經轉換到明確的反對逃離。... 

歸根結底,霧霾只是中國模式的負作用表面化體現之一,更多的污染仍在繼續,比如毒食品、毒土地等也是觸目驚心。對政府毫無監督約束權的人們,不管是污染,還是腐敗,又或是拆遷、雷洋事件等,都應清楚知道,不解決基礎的政治問題,霧霾也好,其他也罷,都不可能得到根治。這樣的社會,除了逃離或明確反對,大概都是死路一條

美屬地在2:34am對2016 十二月 24的留言

祝福兩岸兩國政府與人民,都能知法守法。

兩國的憲法都與時代脫節,應該重新制定。臺灣國的條件成熟,可以先行。中國可以五百年後,再重新制定憲法。

Apin在5:10pm對2016 十二月 23的留言

 
▲中國軍事專家張召忠直稱霧霾是對雷射武器最好防禦(圖/翻攝自YouTube) 

引言回覆:
13億人驚呆了!霧霾是用心良苦 陸專家:可擋美雷射武器



 

中國軍事專家張召忠接受《中央電視台》訪問時說...霧霾對美國的雷射武器就是最好的防禦,「我看了一下霧霾的構成,裡頭有微小的金屬顆粒。」放大以後就是小鋼球,這樣可以阻止雷射光武器。「在沒有霧霾的天氣下,雷射光武器它的作用是10公里。有霧霾的情況下,一下就降到1公里。」 

中國人生命無價...顯然不是沒道理.... 

 


 

Apin在5:08pm對2016 十二月 23的留言

正在活動的山友

流量統計


此刻平均流量
Site Meter

© 2017   Created by 玉山編輯部.   管理小組

玉山山友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