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Yes

台灣玉山之友網聚廳

馬英九涉嫌偽造文書冒充律師 觸犯多國法律

馬英九涉嫌偽造文書冒充律師 觸犯多國法律 文/德川三河魂

我在華爾街柯爾迪茲律師事務所 (Cole & Deitz) 專任實習律師,承辦公司法、海商法及銀行法案件。〈馬英九自述,傳記文學第八十八卷第六期十八頁

馬英九先生在二月二十四日總統大選辯論會上公開宣稱,當初為了回台灣服務只好忍痛放棄美國紐約律師事務所非常優渥的工作。想來馬先生即使過了近三十年還是對他的美國經歷萬分自豪,畢竟這段經歷正是他縱橫台灣政壇的最大本錢。然而實際情形真的如馬先生自己宣稱的那麼美好嗎?還是已經涉及嚴重的造假行為,觸犯包括美國和台灣在內的多國法律?

美國律師登錄名冊「查無此人」

一個極其詭異的事實是,在辯論會及無數傳記中一再宣稱自己放棄美國律師事務所高薪厚祿的馬先生,卻在美國律師登錄名冊上「查無此人」。換言之,馬先生終其一生不曾成功考取美國律師執照。事實上,資料顯示馬先生留美期間多次參加紐約州律師考試,結果一再落榜。(註﹕美國各州獨立舉辦律師考試,在紐約做律師須先通過紐約律師考試。) 當然,考不上律師的馬先生硬要說自己忍痛放棄律師事務所的高薪厚祿,那是他個人的言論自由,也是對全台灣,乃至全世界千千萬萬法律系學子一個非常重要的「啟發」。但如果馬先生不單單嘴巴「自High」,而是實際犯下冒充律師和偽造文書等刑事罪行,那就變成非常嚴肅的法律問題,決不能等閒視之。更何況多年來遭馬先生「詐欺」的不止台灣人民,還有國際組織、各國政府。

現在,就請父老鄉親備妥相機、攝錄影機、或其它存證工具,與我一同開始這場驚險刺激的搜證之旅。罪證有可能短時間內便紛紛被湮滅或篡改,所以動作要快!

中文履歷造假﹕無中生有的「美國實習律師」

作為暖身,請大家首先漫步到馬蕭競選總部,坐下來泡杯熱茶,隨手瀏覽馬總統侯選人的官方履歷。(翻開官方履歷第二頁)﹐然後拍照存檔。見到最底下的「柯爾迪茲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 1981/1/1~1981/12/31」沒有? 當然有啊!這算什麼罪證,馬先生難道不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地自稱「美國實習律師」?
俗話說內行人看門道。在台灣「實習律師」代表成功考取執照、接受培訓的新進律師。馬先生的詐欺行為在於他不曾考取美國律師執照,卻在自美返台後偷天換日,捏造「美國實習律師」一職矇騙政府官方、學術機構與民間百姓,近三十年來不當獲得的有形、無形利益難以估算。事情的真相是,美國法律界從不存在「實習律師」一職,只有「暑期實習生」(Summer Intern),供法律系學生暑期兩、三個月實習的機會,無需律師執照,工作內容簡易初級。故意將「暑期實習生」藉由「筆誤」變成「實習律師」所不法 A 到的「好康」,決不亞於將「助教」變成「教授」,「助理」變成「經理」,更何況「暑期實習生」與「實習律師」之間還有專業證照持有與否的嚴重問題。當年經國先生在拔擢馬先生擔任總統府第一局副局長前,肯定對他的履歷問過一句「你是美國實習律師」? 其實經國先生問話的意思是「你有美國律師執照」?可想而知,馬先生答道「我是美國實習律師,但情願忍痛放棄美國律師事務所的高薪厚祿回來報效國家」便輕而易舉地愚弄了經國先生,一如他愚弄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迄今。精明如經國先生者,儘管已對下屬再三警告「萬萬不可讓持有綠卡這種腐蝕人心士氣的投機份子逍遙自在」,卻萬萬沒料到咫尺之遙就是一個既持有美國綠卡,又冒充美國律師的超級投機份子。以後無論在政界法界學界,無中生有的「美國實習律師」便和履歷上另一堆假冒偽劣(美國法律顧問、研究顧問等),相助馬先生過關斬將,直逼權力頂峰。

犯行有了,犯意有沒有? 看看馬先生自己填的律所任職日期就知道了。咦,怎麼會是1981一整年的時間 (1981/1/1~1981/12/31),難道又是「筆誤」?這當然是「筆誤」,而且是精心算計過的「筆誤」。馬先生總不能老老實實地填任職三個月吧 (比如說 1981/6/1~1981/8/31) ,那豈不等於昭告天下他沒考上律師,實際幹的是無需執照的「暑期實習生」(Summer Intern) ? 既然沒考上律師,又怎能對台灣法律界自稱是領有執照的「實習律師」? 開始撒一個謊,後來只能撒更多的謊來圓。圓謊不易呀!

 

離開馬蕭競選總部之前,請大家順便翻到馬先生官方履歷第三頁,然後拍照存證。看到最上面的「美國波士頓第一銀行法律顧問 1980/1/1~1981/1/2」了嗎?這裏頭尚有一段不為人知的傳奇故事,以後有機會再談。

 

英文履歷造假﹕欺騙國際組織及各國政府

當初我撰寫「揭穿馬英九偽造履歷」一文時﹐並未直接指控馬先生的「美國實習律師」是假冒偽劣。原因是我想或許有百分之一的機會,馬先生真的不是蓄意物換星移,把「暑期實習生」惡搞成「實習律師」。如果馬先生的英文履歷如實填寫Summer Intern,美國法院恐怕也就懶得受理此案。為了讓美國法院確認馬先生捏造「美國實習律師」一職必有冒充美國律師的意圖,且無需透過中文翻譯便可將其繩之以法,我開始蒐集他的英文官方履歷。後來發現,馬先生果然在英文履歷上百尺杆頭更進一步﹐堂而皇之地自封「華爾街律師事務所執業律師」(Wall Street Law Firm Associate) ,任何和「實習」相關的詞彙則全告消失無蹤!

台灣的父老鄉親可能對 Law Firm Associate 這個職稱不大熟悉。雖然Associate在非專業的領域可以代表「同僚、同事、同夥」,但在專業領域裏有其特殊、嚴格的定義。比如說,學術界的 Associate Professor 指的是「副教授」,而不是「同僚教授」。同樣地,在美國法律界待過的人都知道,Law Firm Associate 作為法律專有名詞就是「律師事務所執業律師」。美國韋伯法律專業辭典對Associate下了清楚明確的定義﹕a lawyer employed by a law firm(受僱於律師事務所的律師,詳見。事實上,大家如果有機會拿到美國律師的名片,就會發現美國律師較少自稱 Lawyer,而是廣泛地使用 Associate (律所執業律師) 或 Partner (律所合夥人) 。這一點馬先生當然清楚,因此他在英文履歷中冒用Associate職稱絕非無心之失。如果 Associate 是馬先生自美返台後捏造出來的「美國實習律師」,那麼全美國幾十萬 Associate 又算什麼?為什麼我們幾十萬堂堂正正高考及格的美國執業律師,要被你馬先生一個暑期實習生矮化成不倫不類、莫名其妙的「美國實習律師」? !不過想到三十年來被愚弄的不只我們美國律師,還包括經國先生,台灣人民,甚至世界各國政經領袖,也就覺得可笑多過可恨了。

證據一﹕世界經濟論壇

馬先生於2003年10月中旬前往新加坡,以台北市長身分出席世界經濟論壇東亞高峰會,會上發表演說並向各國政經領袖散發個人履歷,請大家不用客氣,也收藏一份留念。履歷中清楚寫明「1981,Associate,Cole and Deitz law firm,Wall St.,New York」,意即「1981年擔任紐約華爾街柯爾迪茲律師事務所執業律師」。不過我們實在無法苛責馬先生,當年他真的是一心為國爭光呀!大家想想,堂堂台北市長如果照實填寫「Summer Intern 暑期實習生」,那不笑掉全世界大牙嗎?
證據二﹕台灣行政院新聞局

會見完各國領袖,接著請父老鄉親回到台灣行政院新聞局逛逛,說不定有機會撞上謝志偉局長。翻開新聞局向國際友邦友人介紹的台灣名人錄一看,馬先生的履歷同樣是「Assc., Cole & Deitz Law Off., New York 81」。「Assc.」是 Associate 的縮寫,所以馬先生依然謊稱自己是柯爾迪茲律師事務所的執業律師。當然,被捉包以後馬先生很可能語帶哽咽地表示,第一份履歷純粹是「為國爭光」,第二份則遭到謝志偉「嫁禍栽贓」。好好好,算你厲害,果然是「有練過」‧‧‧

 


證據三﹕台北市政府

那就別怪我帶父老鄉親上台北市政府「踢館」了,正如馬先生所說,這些都是「公共空間」嘛!大步邁進「太上市長辦公室」﹐赫然見到「太上市長」辦公桌上擺著一份英文履歷,龍飛鳳舞且敘述詳盡,應該是馬先生親筆撰寫的沒錯。這份履歷特別珍貴,應該很快會被燒掉或篡改,所以大家知道怎麼做了吧。其中最精彩的一句莫過於﹕He then joined the Wall Street law firm Cole and Deitz as an associate. 在美國待過的人都知道「joined」的意思是「正式加入正規編制」,不會拿來形容暑期實習的學生。所以我必須誠懇地拜託馬先生﹕既然你親筆撰寫自己「正式加入華爾街柯爾迪茲律師事務所成為執業律師」,又說自己任職Associate時間長達一年 (1981/1/1~1981/12/31) ,可不可以請你把美國律師執照拿出來,讓父老鄉親瞻仰一下?還是你準備和綠卡疑雲一樣,對大家說「過去有,現在已經放棄了」?

 



哈佛的「老鼠屎」

馬先生接二連三出包出糗後,哈佛校譽隨之蒙羞,這次再爆馬先生涉嫌冒充律師及偽造文書,想必台灣人民對哈佛的教育品質更加搖頭了。其實我們哈佛人在社會上大多還是安分守己,不像馬先生一路玩虛弄假、目無法紀。搜證之旅的最後一站,我想請父老鄉親參觀美國法律界五巨頭之一的盛信律師事務所 (Simpson Thacher & Bartlett) ,看看律所內一般「正常」的哈佛人是如何嚴守分際,避免誤觸法網。來來不用客氣,直接進到它的哈佛同學會客室。 看到裏面上百位哈佛校友了嗎? 其中三十幾位是 Partner (合夥人),五十幾位是 Associate (執業律師),還有十幾位是 Not Yet Admitted (尚未宣誓就任)。合夥人Partner就不用多說,個個都是驍勇善戰,落落長的豐功偉績。

 

至於執業律師Associate五十幾個,大家任意點擊一個都會看到律師本人的「宣誓就任獲准執業轄區」(Admissions) ,比如Associate名字排在最前的Jason M. Bussey ,她的Admissions一欄寫著California 2003,代表她於2003年在加州宣誓就任律師,獲准在加州執業。同樣地,排在最後的Qi Yue,他的Admissions寫著New York 2011,即2011年紐約宣誓,獲准紐約執業。

請問馬先生﹕你在哪裡宣誓就任律師,獲准在哪裡執業呢?

YING-JEOU MA

除了合夥人Partner與執業律師Associate以外,名單末尾還有十幾個「尚未宣誓就任 Not Yet Admitted」。什麼叫「尚未宣誓就任」呢? 原來美國律師高考放榜後,金榜題名並不代表立刻變成律師,還必須接受律政機構長達數月的道德品格審查 (Moral Character Review),看看有無不良前科,審查過關才有資格在法官面前宣誓就任律師。即便你已經通過律考,只要一天沒通過道德審查,沒宣誓就任,就一律得在所有文件材料上掛著這個不大順眼的名號 Not Yet Admitted,否則就是違法。再舉個例子讓大家了解「正常」的哈佛人面對法紀是如何誠惶誠恐﹕十幾個 Not Yet Admitted 當中,有一個來自Peru (秘魯) 的Sergio Y. Amiel先生,到哈佛唸書及通過紐約律考前早已是秘魯的執業律師,但由於尚未在紐約宣誓就任獲准執業,就只好老老實實地掛著 Not Yet Admitted,大氣也不敢吭一聲。

說到這裏,父老鄉親應該明白一個連律考都通不過的暑期實習生,謊稱執業律師罪行有多嚴重了吧。當我把馬英九先生的履歷拿給三位美國法律界的前輩看時,大家看法都是一致﹕“This is a serious crime.”

“This is a serious crime”

為什麼美國法律界的前輩認為馬先生的行為是 serious crime 呢?又為什麼明明已經通過律考卻尚未宣誓就任的一群哈佛人,還得乖乖往自己臉上貼個 Not Yet Admitted 的大標籤呢? 那是因為在美國如果沒有正式獲准執業,卻在言語、文字、或行為上誤導別人相信自己是律師,就是犯了所謂「Falsely Holding Oneself Out as a Lawyer」(冒充律師罪),各州皆有相關刑責。由於馬先生無論在英文、中文履歷中都一再宣稱自己是紐約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又說當年忍痛放棄紐約律師事務所的高薪厚祿,如果他拿不出紐約律師執照,將受到紐約州法以下的制裁:

美國紐約州 無照執業罪

 

6512 Unauthorized practice a crime.

Anyone not authorized to practice under this title who practices or offers to practice or holds himself out as being able to practice in any profession in which a license is a prerequisite to the practice of the acts…shall be guilty of a class E felony.

大意是說,一個在某專業領域沒有執照的人,如果從事,或「裝成」可以從事該專業的業務,而從事該專業業務又必須先持有執照 (如律師、醫師),那麼此人便觸犯E級刑事重罪 (四年以下有期徒刑)。特別要強調的是,美國法律普遍使用「裝成X師」(Holding Oneself Out) ,而不是「自稱X師」(Calling Oneself) 的語彙來形容這類犯罪的慣用手法。所以退一萬步講,即便馬先生從來不曾自稱是「美國實習律師」或「正式加入律師事務所成為執業律師」(更別說他已經白紙黑字寫下了),只要他在言語或行為上誤導別人相信自己是律師,就已經觸犯法條。換言之,光憑馬先生在辯論會及無數傳記中一再宣稱自己「忍痛放棄美國律師事務所的高薪厚祿」,便足以讓法官認定有冒充律師之嫌。

美國紐約州 冒用專業職稱罪

 

§6513 Unauthorized use of a professional title a crime.

Anyone not authorized to use a professional title regulated by this title, and who uses such professional title, shall be guilty of a class A misdemeanor.

單單將「暑期實習生」藉由「筆誤」變成「實習律師」﹐或「Summer Intern」變成「Associate」﹐便構成冒用專業職稱罪 (一年以下有期徒刑) 。

美國紐約州 教育部及司法部 聯手打擊無照執業的報告 

Most illegal practice cases involve imposters…who studied the professions but never passed the licensure exams.

其實美國政府已經注意到像馬英九先生這類渾水摸魚、濫竽充數的南郭先生。由於不少大學(包括哈佛) 的入學申請程序經常對各國權貴子弟「放水」,美國政府只能在專業證照考試上嚴加把關,以確保公眾利益不受損害。這份「紐約州教育部及司法部聯手打擊無照執業的報告」明確表示,今後加強掃除的對象之一,就是攻讀某專業但最終無法通過該專業的證照考試,卻又出來行騙的「江湖郎中」(Imposters)。

江湖郎中 防不勝防

「江湖郎中」在世界任何角落都是非法,不管是美國,台灣,還是舉辦世經論壇東亞峰會的新加坡。美國紐約司法部門已經著手調查馬先生的相關罪行,按冒充律師與無照執業處理。新加坡屬英美法系,刑責應與美國相去不遠,至於要不要「鞭刑」我不確定。而台灣檢調單位如果不以偽造文書、登載不實、甚至詐欺罪將馬先生起訴,便有瀆職之嫌。三十年來受騙上當的政府部門、大學機構、人民百姓、何止千千萬萬?
可能會有部分民眾覺得舉發馬英九先生冒充律師是選舉「奧步」啦,他有沒有執照干我何事? 沒錯,的確有些事情到了選舉期間才會被攤在陽光下檢驗,但也有些問題關乎全國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大是大非,是超越藍綠,超越族群,超越國界,放諸四海而皆準的。不管你自認是藍色,綠色,還是中間,你願意將生命、財產、或其它個人權益事項託付給一個「無照郎中」嗎?各國政府之所以舉辦各樣的證照考試,就是為了確保執業人員具備合格的專業水平,足以讓民眾信賴託付。試想如果自己上了手術台後,為了舒解緊張氣氛因而半開玩笑地問:這位帥哥,你有醫師執照嗎? 結果對方竟然答曰﹕我曾是台大實習醫師。再問一次有無行醫執照,答曰﹕我忍痛放棄台大醫院的高薪厚祿到你們這裏來「LONG STAY」。麻醉針打下去,意識模糊前掙扎地再問最後一次,答曰﹕你放心,我到哈佛唸過書,開刀從沒死過人,英文更是讚‧‧‧

如今台灣詐騙集團猖獗,冒用律師、檢察官、法官的例子屢見不鮮,但這些人同樣也是利用假職稱假經歷來騙取信任獲取暴利,本質上與馬先生的行為又有何不同?

人間天堂?

以我對馬英九先生行為模式的長期觀察,我認為如果他被一群記者圍住質疑「美國實習律師」造假,退無可退的情況下,應該會回答﹕我在美國做的是「實習律師」,而且在所有履歷上也說自己是「美國實習律師」,因為在美國做「實習律師」無需律師執照,所以沒律師執照也沒什麼大不了云云。

其實我很嚮往馬先生眼中的美利堅合眾國,因為他真的把這個國家當成「人間天堂」了。綠卡有沒有效自己可以決定,做律師要不要執照自己也可以決定。如果馬先生的邏輯可以成立,費時費力前往美國大使館宣誓放棄綠卡的人(包括周錫瑋縣長) 豈不成了冤大頭?此外,全台灣那麼多法律系同學拼死拼活流淚流汗,花大把時間金錢上國考補習班幹什麼?只要買張機票到美國待上幾個月,回台之後誰都能吹自己是美國實習律師兼實習法官,反正一切都不需執照有誰知道你在美國刷盤子還是當律師法官?
蔣家第四代的友柏先生嚴辭批評馬先生這班權貴子弟留學美國,卻沒把民主觀念帶回台灣。在我看來﹐豈止民主觀念沒帶回來,法治觀念更沒帶回來,「人間天堂」倒是不折不扣帶回來了。所以真綠卡假律師的馬先生才能平步青雲扶搖直上,轉眼之間進窺總統大位啊!

失火的天堂!

記得有部瓊瑤小說叫「失火的天堂」。馬先生的「人間天堂」雖好,但如果失火怎麼辦? 他一再宣示當選總統後,必定承認中國學歷,其實等於間接對中國開放台灣的證照考試。國民黨那麼多人整天往中國跑,馬先生絕對清楚中國假學歷假證照充斥的情況,已經到了路邊隨處可見噴漆廣告的地步。沒去過中國的只要利用 Google 的搜尋引擎輸入「辦證」、「中國」 等關鍵字,便可看到大量的相關報導。去過中國的就知道各大學的校門口一堆「辦證人員」,動不動就挨過來說﹕辦證嗎? 北大、清華、復旦、交大任你挑;律師、醫師、教師、會計師應有盡有‧‧‧匪夷所思的是,不少大學內部竟被那些非法辦證人員「打通任督二脈」,以至於產生無數「假」的「真學歷」,也就是說你去電查詢時他們會告訴你「確有此人」!幸虧美國是個真正的法治大國,而不是什麼「人間天堂」,所以馬先生迄今未能「打通任督二脈」,否則我這篇文章就甭寫了。

在這種惡劣的情況下承認中國學歷,就無法避免假學歷大舉入侵台灣。以馬先生冒充美國律師的例子來看,查證他一人的假履歷就耗去我數月功夫,未來如果千千萬萬中國假學歷假證照蜂擁而至,台灣政府一年又能查緝多少?又要花費多少行政司法資源來圍堵阻截?與此同時,企業與民眾遭假證件詐欺而蒙受的損失又該誰來承擔?馬先生自己謊稱美國律師多年,嘗到無窮無盡的甜頭,但也不該枉顧台灣人民權益,強迫大家接受中國的「黑心產品」。

另一方面,如果這次台灣政府 (包含執政與在野) 對馬英九先生假造履歷、冒充律師的嚴重罪行視而不見,也無異於變相鼓勵台灣成為「失火的天堂」,成為「無照郎中」的樂園!不用等到開放中國學歷證照,以後民眾生病求診隨時就會撞到「英國實習醫師」,遇上糾紛就可能求助於「美國實習律師」,財務管理委託「加拿大實習會計師」,小孩教育交給「日本實習教師」‧‧‧沒有任何證件無所謂,「查無此人」也無所謂,反正大家都去外國「實習」過,又「忍痛放棄高薪厚祿」回台服務,何必為難人家?

寫在最後

還記得有部得過奧斯卡金像獎的電影叫「美麗人生」。主人公在納粹集中營裏無論遭遇任何惡劣的環境,總能以正面、光明、幽默的態度去詮釋周遭的一切。其實馬英九先生面對人生重大挫折的態度,又何嘗不是一種值得效法的人生境界呢。怎麼也考不上美國律師,卻可以大無畏地對全國人民聲稱「忍痛放棄美國律師事務所的高薪厚祿」。最近一位好友在單戀苦纏對方五年後,終於被人家嚴辭峻拒兼威脅報警,我也極力勸他「忍痛放棄這段海枯石爛、地老天荒、至死不渝的淒美愛情」。至於我自己,其實幾個月前美國總統初選開打時,我就很想去參一腳。大家都公認論口才論智謀我怎會輸給歐巴馬、希拉蕊之流?誰知道美國選委會死也不肯讓我報名,毫不留情地把我掃地出門。無所謂無所謂,此乃非戰之罪﹐真要出馬,他們哪裏是我的對手。如今我逢人就說:為了以後回台灣服務,只好「忍痛放棄2008年美國總統的寶座」。Oh﹐Life Is Beautiful!

檢視次數: 218012

發表留言論

您必須是玉山山友才能發表留言!

加入 TaiwanYes

吟興在10:22pm對2014 四月 7的留言
人渣治國!什麼都是假的,出賣台灣是真的。
MIAO在1:31am對2014 四月 5的留言

一路走來虛偽;滿嘴謊言

miwin在11:27pm對2013 十一月 21的留言

證據一﹕世界經濟論壇

馬先生於2003年10月中旬前往新加坡,以台北市長身分出席世界經濟論壇東亞高峰會,會上發表演說並向各國政經領袖散發個人履歷,請大家不用客氣,也收藏一份留念。履歷中清楚寫明「1981,Associate,Cole and Deitz law firm,Wall St.,New York」,意即「1981年擔任紐約華爾街柯爾迪茲律師事務所執業律師」。

若是沒通過美國律師考試或用他國的律師執照申請到美國核發的執照,使用「Associate,Cole and Deitz law firm,Wall St.,New York」﹐便構成冒用專業職稱罪 (一年以下有期徒刑) 。

有人向美國法院申請訴訟釐清此事嗎?

(第一,是某外國的合格執業律師;
第二,在提出申請前的五年之中至少有三年於該外國實際從事律師業務;
那麼紐約州最高法院可以在免試的情況下酌情對該申請人核發「法律顧問」執照。)

 

§6513 Unauthorized use of a professional title a crime.

Anyone not authorized to use a professional title regulated by this title, and who uses such professional title, shall be guilty of a class A misdemeanor.

 

MIAO在3:13pm對2013 九月 30的留言

馬的言行,慣性的說謊者

彭淑禎在8:54am對2012 四月 6的留言

揭穿馬英九偽造履歷!   

 

馬英九接二連三出包出糗後,許多親朋好友三天兩頭問我:你們哈佛到底怎麼教的?你們在哈佛都學些什麼?白賊、作秀、貪污、還是不穿內褲?你們哈佛是不是學店,連「馬文才」也能拿博士?

 

有馬英九這樣「攏是假」的學長,豈止我個人深感羞愧,更是哈佛大學創校三百年來不世出的校門恥辱。今天揭穿馬英九偽造履歷,不敢說替哈佛清理門戶,但求為母校亡羊補牢、將功折罪罷了。二十幾年前哈佛大學輕率地將法學博士頒給來路不明(包括整個入學及求學過程)又學術成果匱乏的馬英九(除了純粹寫給自己爽的「釣魚台爭議」論文,沒有任何的期刊發表),又怎知這個欺上瞞下的逆徒將如何濫用哈佛的光環,一路竄升直至禍害兩百萬台北市民、兩千萬台灣人民!


攏是假的人生 攏是假的履歷

 

一路走來攏總是假的馬英九,問題當然不只綠卡、國籍、股票、獻金、特別費‧‧‧近六十年人生的每一部份,可說全由投機、算計、謊言堆砌而成。眾所周知,馬英九起初以港澳僑生的身份聯考加分擠進建中台大,又拿專為黨國權貴子弟提供的中山獎學金去紐約大學唸碩士,最後再循特殊途徑混入哈佛(以後有時間另撰一文詳述,不過大家用腳頭膚想也知道,照稿唸新年祝文都會唸錯,憑實力進得了哈佛嗎?)

 

接下來根據馬英九自己公佈的履歷,博士畢業前後他曾在波士頓第一銀行任法律顧問(1980-81),在馬里蘭大學法學院任研究顧問(1981),以及在紐約華爾街柯爾迪茲律師事務所任實習律師(1981)。許多人都覺得這裏頭疑雲重重:除了柯爾迪茲律所的「暑期見習」(Summer Associate)勉強說得過去,其它兩個頭銜卻來得太神奇了!一個沒有律師執照又學術發表欠奉的馬英九,憑什麼折服那些金融、學術的重鎮,以至爭相聘為「法律顧問」、「研究顧問」?

 

大家普遍認為馬英九憑的是國府長年在美國培植的裙帶關係。但事情的真相是‧‧‧鄉親們,重點來了‧‧‧馬英九絕對不曾擔任波士頓第一銀行的「法律顧問」,也應該沒有擔任馬里蘭大學的「研究顧問」。換言之,整段經歷純屬虛構。什麼!這可是不小的指控啊。證據在哪裏?


殘缺的法律人:馬英九的內心世界

 

在提出馬英九捏造履歷的確實證據前,讓我先當回檢察官,為大家剖析馬的內心世界與「犯罪動機」。

 

大家都知道台灣律師高考極其嚴苛---不到一成的錄取率,埋沒不少勤奮用功的棟樑之材,同時也淘汰一群類似馬英九的濫竽之輩。相比之下美國律考就寬鬆得多,如紐約州、加州考試的錄取率大約在百分之五十上下,其它州省還要更高。紐約州法規定,外國學生修畢美國大學的法學碩士課程(LL.M.)便取得本州律考的應試資格;律考一年舉辦兩次,二月和七月。根據我所掌握的資料,馬英九從1976年紐約大學碩士畢業到1981年離開美國為止,曾經多次參加紐約律考,結果屢戰屢敗全軍覆沒。不過這不是重點。其實一個法律人通不過嚴酷的台灣律考乃非戰之罪,拿不到相對容易的美國律牌也並不可恥。之所以稱馬英九「殘缺的法律人」,是因馬的猥瑣行徑---他全力想掩飾自己過不了律考的企圖---暴露他異常自卑的內心世界。請大家再檢視一次馬英九杜撰的美國履歷:

 

美國波士頓第一銀行法律顧問
美國馬里蘭大學法學院研究顧問
美國紐約華爾街柯爾迪茲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

 

許多人初初暼過這段履歷都誤以為馬英九是美國執業律師,而馬企圖製造的也正是這種錯覺。什麼銀行兼法學院顧問,什麼紐約華爾街,一般人被唬住也就忘了問他考沒考過律師執照了。馬英九的殘缺,不在於他逢考必敗(沒加分沒特權的他基本不行),而是他無法接受真正的自己,不完美的自己。但不接受自己又能如何?缺乏真才實學的馬英九唯有塗脂抹粉喬裝易容,讓人看不清他究竟是駿馬,還是騾子?及第既然無望,捏造履歷勢在必行。


一年以下 有期徒刑

 

赫赫有名的瑞士信貸波士頓第一銀行(Credit Suisse First Boston)位列美國金融業十大巨頭,總部坐落在紐約曼哈頓。

 

如果馬英九真的出任波士頓第一銀行的「法律顧問」(Legal Consultant or Legal Advisor),那麼依據美國法律馬英九本人可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並且該銀行當時的「企業法務律師」(Corporate Counsel)極可能被吊銷律師執照,因他(他們)成了協助馬英九犯罪的共犯。如果馬不曾擔任該銀行的「法律顧問」卻謊稱如此,同樣可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

 

馬英九究竟犯了什麼罪呢?應當分兩部份來談。首先,如果馬英九充當波士頓第一銀行或任何一家美國公司的「法律顧問」,他便觸犯Unauthorized Practice of Law (非法無照執業) 的刑事罪,因為他沒有律師執照。另一方面,如果聲名顯赫的波士頓第一銀行根本不曾聘用無照的馬英九做「法律顧問」(我研判這條可能性比較大),那麼馬謊稱自己是該銀行的「法律顧問」就犯了Falsely Holding Oneself Out as a Lawyer(誤導別人相信自己是律師)的罪行。

 

大家可能會問,充當「法律顧問」或自稱「法律顧問」有嚴重到要坐牢嗎?台灣各式各樣的「顧問」多如星沙,說白一些有點像西遊記裏的「弼馬溫」,彼此之間戴戴高帽而已。然而實事求是、法紀嚴明的美國人可不允許類似馬英九這種瞎吹行為。特別是法律相關的職稱嚴整分明、體系緊密,「法律」(Legal)一詞近乎神聖,附帶清楚的義務與責任,決不容許非執照持有人張冠李戴、玷污惡搞。據我研判,考不上律師的馬英九當時應該非常嚮往到波士頓第一銀行這家金融巨擘做「企業法務」(Corporate Counsel),但由於在美國從事企業法務還是需要律師執照,眼高手低的馬英九就只能垂涎意淫,自封波銀的「法律顧問」了。不學無術的馬英九萬萬沒有想到,就連「法律顧問」的頭銜在美國也萬萬不可往自己頭上亂戴!

 

紐約州「法律顧問執照核發條例」(New York State Rules for the Licensing of Legal Consultants)清楚明確地規定:

 

In its discretion the Appellate Division of the Supreme Court, pursuant to subdivision 6 of section 53 of the Judiciary Law, may license to practice as a legal consultant, without examination, an applicant who:

 

(1) is a member in good standing of a recognized legal profession in a foreign country, the members of which are admitted to practice as attorneys or counselors at law or the equivalent and are subject to effective regulation and discipline by a duly constituted professional body or a public authority;

 

(2) for at least three of the five years immediately preceding his or her application, has been a member in good standing of such legal profession and has actually been engaged in the practice of law in such foreign country or elsewhere substantially involving or relating to the rendering of advice or the provision of legal services concerning the law of such foreign country.

 

意思是說,如果「法律顧問」執照的申請人:
第一,是某外國的合格執業律師;
第二,在提出申請前的五年之中至少有三年於該外國實際從事律師業務;
那麼紐約州最高法院可以在免試的情況下酌情對該申請人核發「法律顧問」執照。

 

簡而言之,「法律顧問」必須是美國法院核可的持照律師,並非阿貓阿狗說自己是就是。除了紐約,其它各州也都有相關規定。比如麻州(波士頓、哈佛所在地)甚至比紐約更加嚴格,「法律顧問」執照的申請人須在提出申請前的全部五年間實際從事律師業務。事實上美國各州的「法顧條例」本來就是針對馬英九這類渾水摸魚、濫竽充數的南郭先生。尤其包括波士頓第一銀行在內的大型跨國公司業務遍布世界各地,隨時得向「法律顧問」咨詢其它國家的法律規章,大家試想一下,波銀如果請無牌無照的馬英九做「法律顧問」,結果他對波銀的董事經理們說「台灣寶島有夠讚,公款入帳變私款!」以後波銀在台灣出了事,誰來負責?常理判斷波銀不大可能犯如此荒唐的錯誤,畢竟請馬英九出任「法律顧問」等同協助他「非法無照執業」(Provide Assistance in the Unauthorized Practice of Law),波銀的企業法務部門難辭其咎,整群律師恐怕都得吊銷執照。


「安倍晉三」何其多

 

如果波士頓第一銀行不曾、不敢、也不屑聘馬英九為「法律顧問」,馬怎夠膽往自己臉上貼金?說到這裏我忽然想起不幸被馬英九蹧蹋的安倍晉三、黃崑虎、林義雄、鍾肇政‧‧‧君不見連安倍面都見不著的馬英九,居然編造安倍「當面」「當場」向他表達反台獨、反扁政府的立場,還期望他發揮「馬英九效應」!幹大事而惜身,見小利而忘命的馬英九,吹牛造假上介勇。依照馬英九過去扯謊的慣例,我推斷他和波銀之間的真實關係應該是:任職於波銀的某甲(馬的親朋戚友?國民黨八旗子弟?)曾經私底下(餐桌上?泳池邊?)向馬詢問過法律方面的知識。對某甲而言,私下詢問不問白不問,反正無牌無照的馬英九又不能跟他收一毛錢﹔對馬英九而言,問了當然也不能白問!開什麼玩笑,我連辦父親喪葬都要狠賺一筆,只偷你們的顧問頭銜來耍耍算客氣的了。除此之外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馬英九在波士頓第一銀行做過「法務助理」(Paralegal)。美國的Paralegal有些是大學畢業生,有些是像馬英九這種法學院畢業卻考不到執照的「浪人」;Paralegal薪資微薄而工作繁雜,調查研究、文書處理、影印跑腿、後勤支援不一而足,慘的是整天被律師們吆喝訓斥不當人看---誰叫你想幹法律這行卻沒律師執照呢?(儘管我個人並不支持許多同行對待Paralegal的態度。)如果馬英九幹的是「法務助理」卻自封「法律顧問」,其嚴重性決不亞於「助教」自封「教授」,「助理」自封「經理」---教授、經理還無須法院頒發執照哩。上述情況無論何者為實,馬英九都已經觸犯Falsely Holding Oneself Out as a Lawyer(誤導別人相信自己是律師)的罪行,紐約及麻州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算輕的了,若在德州則屬刑事重案,最高可處十年徒刑。

 

馬英九罪證確鑿,只是在討論如何處置以前我想順便談談他另一件行頭---馬里蘭大學法學院研究顧問。「研究顧問」(Research Advisor)又稱「論文顧問」(Thesis Advisor),負責督導學生的畢業研究論文。「研究顧問」可不是自己亂封,得先有學生請求你帶他撰寫論文,再由大學當局正式批准任命。「研究顧問」必須是本校的教授;大學通常不會批准他校教授做本校的「研究顧問」,除非該教授是某領域公認的權威。像馬英九這樣沒執照、沒教職、沒發表的「學術浪人」,有哪個馬里蘭法學院學生敢找他帶論文?即便有頭殼壞去的找上他也不可能被學校批准---萬一這回馬英九教學生「美國綠卡真美妙,自己裁決有無效;從政做官免煩惱,該落跑時就落跑!」論文出事誰來負責?因此據我推斷實際的情況應該是:國民黨的丘宏達正好在馬里蘭當教授,馬英九去拜山頭時丘老讓他隨意看看學生的論文,給點意見改改文法什麼的。嘿嘿,規矩照舊,不看白不看,看了當然也不能白看!從此馬里蘭便莫名其妙多了個「研究顧問」‧‧‧不過如果這樣可以算馬里蘭「研究顧問」的話,當年老在哈佛院長身邊幫閒的我就是「助理院長」了。


你們是馬英九的共犯嗎?

 

言歸正傳。怎麼將馬英九繩之以法呢?雖然馬英九數十年如一日在無數文宣、傳記、網站上宣稱自己是美國的「法律顧問」,屬於現行犯而無法律追溯期的問題,但我認為「繩之以法」太過耗時。真要去美國官方那裏檢舉他,起訴程序尚未啟動台灣總統大選早已結束---官方的效率看看AIT就知道了。與其「繩之以法」,還不如「驅虎吞馬」。怎麼個「驅虎吞馬」呢?是這樣子的,儘管美國官方基於政治考量軟得像隻綿羊,不過私營企業,特別是瑞士信貸波士頓第一銀行這頭重量級巨虎,可萬萬容不得別人玷污它的羽毛,呃對不起,虎鬚才對。如果媒體大幅報導波銀有協助台灣總統候選人「非法無照執業」的嫌疑,這頭老虎還不氣急敗壞跳出來把那頭白賊馬吞了?建議三立、民視、自由記者不要找瑞貸波銀在台北民生東路的分行,一來他們未必清楚紐約波士頓的情況,二來台北分行恐有不少八旗權貴盤踞,一句「馬英九一切合法」就把你堵回來了。所以請記者們還是花點時間到紐約麥迪遜大道(Madison Avenue)的總部大廈吧,直接找它的公關(Public Relations)或企業法務(Corporate Counsel)部門,一字一句問他們:

 

Do you know it is illegal to hire someone without a license as your legal consultant?
(你們知道請非律師執照持有人出任法律顧問是非法的嗎?)

 

Do you know if you hired someone without a license as your legal consultant, you had actually assisted in the unauthorized practice of law?
(你們知道如果請非律師執照持有人出任法律顧問,等同協助此人非法無照執業嗎?)

 

Did you hire Mr. Ma Ying-jeou, a presidential candidate in Taiwan, as your legal consultant during 1980-1981 ? (你們是否在1980年到1981年間請台灣總統候選人馬英九先生出任法律顧問?)

 

Did you know Mr. Ma did not have a license when you hired him as your legal consultant?
(你們請馬先生出任法律顧問時知道他沒律師執照嗎?)

 

Were you an accomplice to Mr. Ma's crime of unauthorized practice of law?
(你們是馬先生非法執業罪行的共犯嗎?)

 

If you deny ever hiring Mr. Ma as your legal consultant, do you know Mr. Ma has persistently claimed to be your legal consultant during the past twenty-seven years?
(如果你們否認曾經請馬先生出任法律顧問,你們知道在過去二十七年中馬先生不斷對外宣稱是你們的法律顧問嗎?)

 

Would you consider suing Mr. Ma for defamation, since his claim that he was your legal consultant actually suggests that you were an accomplice to his crime?
(你們是否考慮控告馬先生譭謗,因他宣稱是你們的法律顧問也等於說你們是他非法執業的共犯?)

廖進盛在4:29pm對2012 四月 5的留言

gins民進黨的中常委諸公,不要忙著跟阿扁切割,趕快才採取行動提告.

鍾江山在9:47am對2012 四月 5的留言

法院是國民黨開的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彭淑禎在8:16pm對2011 十一月 13的留言

律師姓名 馬英九
性別 男 
出生年份 民國39年
律師證書字號 (78)臺檢證字第1026號

果然是靠特權得到的,考試一定考不到。
--------------------

大家注意,馬英九的律師資格是“檢覈”來的!

一般人為了考律師,必須投注大量心血埋首苦讀,
其中運氣較差的,還得年復一年為落榜流下傷心淚,
在考上之前,也無法安心找份長久的工作,
使得人生幾乎停擺...

kuotang1234在3:15pm對2011 六月 9的留言
白賊馬可不是浪得虛名的

正在活動的山友

流量統計


此刻平均流量
Site Meter

© 2014   Created by 玉山編輯部.   管理小組

玉山山友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