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Yes

台灣玉山之友網聚廳

劉邦友血案,李昌鈺說:“就是他幹的”

我在2010年7月4日參加「台灣平民政府」的成立大會,地點:交通部綜合大樓會議廳(雖我不認同這個組織),結速完遇見陳媛河女士證實劉邦友血案的真實性

陳緩荷與李昌鈺合照

 

1996年11月21日:早上,劉邦友在桃園縣長官邸被不明人士以行刑式手法槍殺,同時在官邸內的縣長的機要祕書徐春國、司機劉邦明、官邸警衛劉明吉、劉邦亮、官邸幫傭劉如梅、桃園縣議員莊順興、鄧文昌、衛生局技士張桃妹均被相同手法槍擊頭部。唯一的倖存者縣議員鄧文昌雖腦部中槍,經送醫急救後死裡逃生,但智商僅如幼童。

台灣最大刑案劉邦友血案,李昌鈺博士有重大突破。馬英九執政後一再強調人權立國,而自由民主是台灣最引以為傲的價值。身為劉邦友血案重要線索,我是在政府保護下被警察挾持關進監獄迫害。在國際刑警調查,紐西蘭和澳洲總理來函致意,官員不理媒體不報.解嚴後20年要透過網路曝光,對台灣的民主是大大諷刺.我希望透過連署督促政府公開真相,同時嚴懲肇事者。

 馬英九哈佛大學老師孔傑榮憂心台灣司法不公,馬政府辦綠不辦藍,其來有自。本該是階下囚的吳伯雄扶搖貴為國民黨主席之後,不但公然嗆總統有種抓他,並且挑釁司法用軍法審判他,請問特偵組在那裡?


本人作為劉邦友血案重大線索,多年來生命一直受到威脅,生活在恐懼之中,連最基本的活動自由都失去了。政府保護受害人的識責何在?馬英九所謂捍衛司法人權從何說起?

 

馬英九當選之後,我向法務部長王清峰及總統馬英九陳情,結果完全沒有回應,而且也沒有保障我的安全。

 

2009年01月09日:有人膽敢到我的住處來,所幸被我撞見,才逃過一劫。之前吳伯雄請友人轉告:「給一億,不要住台灣。」

 

劉邦友血案案發至今已經十二年了,你聽過劉邦友血案嗎?你知道嗎?兇手已經找到了,卻沒有繩之於法,這個懸而未決的案子在旅美刑事鑑識專家李昌鈺博士和國內相關單位鍥而不捨的努力下,案情已經明朗。李昌鈺博士斷口直言:「就是他幹的」,知名記者張友驊向李博士求證過:「就是他幹的,還有別人。」我請內政部長蘇嘉全向李昌鈺博士求證結果:有新方向(刊登在2005年11月21日聯合報頭版)。

 
我叫陳緩荷,資深新聞工作者,國立台灣大學畢業(1980),香港中文大學研究所,分別在台北長庚醫院,臺大醫學院,世界衛生組織(WHO),台灣資策會(III)擔任工程師,曾經在香港信報,香港經濟日報,台灣時報週刊,工商時報,獨家報導,擔任專欄作家。

國民黨副主席吳伯雄涉嫌劉邦友血案,此事經由前法務部長廖正豪調查有案,因我是劉邦友血案重大線索,據知情人士透露,吳伯雄派人追殺我,吳伯雄曾擔任內政部長十年,他利用在警政系統的良好關係對付我。

1997年5月和7月:我分別向法務部長廖正豪陳情,法務部展開調查,調查顯示,我被追殺的案子已成為劉邦友血案的重大線索.

1996年11月21日:桃園縣長劉邦友任內在官邸被殺害,同時殺害的還有另外7人,此案至今懸而未破,

根據1999年11月22日:中國時報記者李作平報導,劉案的兇手是警察。國際知名刑事鑑識專家李昌鈺博士說"就是他(吳伯雄)幹的.".李昌鈺說李登輝不要破.

台灣總統李登輝關心劉邦友血案,將其列為最重大案件,本人也受到保護,但是1998年 7月,法務部長廖正豪卸任後,我的安全保障就沒有了.

1998年8月:初即有人找上住處,我在住所天主教會險遭不幸;

1998年08月11日:在台北榮民總醫院遭險境,得到蔣仲苓國防部長協助,

1998年08月15日:我在北台聯合報被挾持;

1998年08月19日:我被跟蹤到台大宿舍,李鴻禧教授報警送我離開;

1998年10月12日:我到台南避難,接待我的友人王群光,蔡賽美受到外界壓力,在連戰副總統官邸的警衛協助我離開.

1998年10月16日:我住處友人陳偉德告知受到外界壓力,限我3日內離開;

1998年12月05日:我到信義分局筆錄說吳伯雄要追殺我,當天即有人到我住所以恐嚇語氣說話;

1998年12月07日:內政部長黃主文說他處理了。

2000年02月02日:在立委施明德助理陳涓淇陪我同前往台北刑事警察局筆錄,被刑事警員挾持不讓我離開,並且由信義分局扣留準備遣送出境,後來由大馬友誼中心代表Dr.YusofAhmad協助,由友人王兆億交保離開。之後房東說警員多次到我住處找我,友人向我透露警員向 他們打聽我的行蹤,要通缉我,將我遣送出境.

2000年03月07日:友人告知警方到我住處要人,我應找個地方避一避;

2000年03月08日:我去世貿向波蘭駐台官員求助,我的行蹤明顯受到監視。

2000年03月底:我向內政部長黃主文投訴我的安全顧慮,黃主文對我說要我不要到處亂跑就沒事.

2000年04月18日:我被台北信義分局警員楊培雄,Adam和黃美慧挾持(在台北市敦化北路102號馬航公司前門,時間下午二時半)並拘留(沒有公文),根據台灣拘留法,任何外國人被拘留15天即應有權免於繼續拘留,此外,在我被挾持之前,台北市警察局長王進旺也已將我的陳情(吳伯雄涉嫌劉邦友血案),以公文函送台北市刑大和信義分局,但卻沒有受到重視。

2000年05月05日:大馬友誼中心高級官員Mr.Hashim到拘留所見我,他要我簽收旅行文件,我說我的護照仍然有效,拒絕簽收.Mr.Hashim說我表弟從大馬寄機票,我說沒交代拒收.

我說要見Dr.Yosuf,Dr.Yusof在2000年5月8日到拘留所見我,說台北市警局長有公文在哪裡,我說公文可以查明,Mr.Yusof又問我楊培雄和Mr.Hashim說我的護照遺失,我說我的護照並未遺失,

2000年05月11日:大馬友誼中心 的一位職員到拘留所見我,並作筆錄(我沒有簽字),他說是奉Dr,Yusof之命,要協助我離開拘留所。

2000年06月:信義分局拘留所主任李明前伸張正義,寫簽呈給楊培雄有關我的拘留,之前李明前主任也曾告知該局外事科施科長和楊培雄有關台灣拘留法.而我在信義分局拘留50天內,楊培雄不准我對外聯繫.

2000年06月09日:我被轉送到三峽外國人收容中心拘留,第二天即2000年6月10日,拘留中心警員限制我20天不能對外打電話,當天拘留所新股長指示不讓我下樓或打飯,而當我去見張股長也不獲允許。

2000年06月24日:我因細故被送到戒護所,張股長見了我說他們沒有理由這樣處罰我,因為我沒有案子,按理3日後我應在2000年06月26日離開戒護所,但是當天值班女警員不讓我離開,多拘留我一天,事實上2000年6月27日下午有國外重要人士到拘留所諮詢我的情況。

2000年06月29日:友人王兆億在下午4點多非會客時間到拘留所見我說是奉楊培雄之命,他說要談條件.

2000年07月09日:拘留所女分隊長說第二天,信義分局警員要帶我離境,當天晚上我的行蹤即受到監視.

2000年07月10日:早上六點多,拘留所女分隊長和一位女警親自到拘留室帶我出去,我說身體不舒服,後來我由南非籍馬美玲編號(2698)陪我下去,信義分局警員說我的case結束了,我說我要回台北,因為我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信義分局警員即告訴三峽警員這件事(即遣送我)要謹慎,由於我拒絕被遣送,當天早上我回拘留室之後,女分隊長和一位女警又到拘留室將我帶到戒護室女分隊長說這是長官吩咐的,我怕出狀況,只好順從之,後來我對張股長說他們要將我遣送出境.

張股長後來告知我將於2000年7月15日被護送出境.張股長要分隊長讓我打電話求援,但是分隊長不允許,

2000年07月15日:楊培雄和兩位拘留所男警員到拘留室準備將我遣送,我拒絕在拘留公文上簽押,拘留所的一位男警員因此粗暴將我的手扭傷.強行拖我下樓,當時Mr,Hashim已經在拘留所辦公室等候,我請他協助,Mr. Hashim說他無能為力,警員不會聽.事實上Mr.Hashim之前曾通知我的家人2000年7月10日到機場接我。

2000年07月15日:我被遣送出境當天,楊培雄將我雙手扣上手銬,由黃美慧和一位警員護送到機場,在機場的航警局,Mr.Hashim交一本台灣馬來西亞單程護照給我,並要我在護照上簽字,Mr.Hashim跟航警局接洽,讓我快速通關,我就這樣被遣送出境,我抵達吉 隆坡國際機場,移民廳官員問我的新護照的來歷,我告知我的居民證和護照都留在台灣,我是被挾持離開台灣的,移民廳官員收下我的新護照,並且開立一封公文,

日期就是2000年07月15日,要我在一個月後向吉隆坡總局說明原委,我向大馬警方報案,希望大馬警方向台灣政府討回公道,同時追究相關失責人員的責任,我向大馬警方敘述我在台灣的遭遇;

(1)我的安全受到威脅:由於涉嫌劉邦友血案的吳伯雄現在台灣位居要職,我是血案的重要線索,對他造成壓力,因此被相關人士以非正當手法遣送出境.

(2)台灣的一些官員告訴我:我的拘留是不合法程序,我可以向台灣當局申請國家賠償.

(3)我被台灣警員非法居留將近3個月,並且在不公正被遣送出境.

(4)由於我被遣送出境,我的重要文件包括身分證,護照,銀行提款卡都在原住處,(已託人取回 )這對我的生活和工作都造成困擾。

(5)前法務部長廖正豪曾告訴我說,我留在台灣比離開台灣安全,而Mr..Hashim卻沒有徵詢和調查這個案件下,強制安排我離境.Mr.Hashim作為一個大馬駐台官是否有責任保護國民?因為我不是在自由意願的情況下被押送離開台灣的.這是一種嚴重侵犯人權的做法。

2004年01月14日:本人入境時,海關人員即詢問我是否是第一次到台灣,我告知曾久居此,可見我的相關檔案已被消除。

2004年01月27及28日分別有人到我住處找人,我慶幸脫險。

2005年03月04日:下午,我現住處房東和一人突擊開啟我房門.我正巧在隔壁房,逃過一劫.

台灣知名記者張友驊曾找記者問李昌鈺博士得知“就是他(吳伯雄)幹的還有別人"

我希望台灣政府積極處理此案.

 

檢視次數: 58654

發表留言論

您必須是玉山山友才能發表留言!

加入 TaiwanYes

彭淑禎在9:29pm對2013 十月 25的留言

鄉親啊!疑點來了!

1、維基編寫劉邦友血案內容與吳伯雄關聯是否正確,這件震驚社會的兇殘血案,國人自有適當評論的言論自由,何時輪到吳伯雄的兒子吳志揚利用桃園縣政府的資源放話?如此公私不分,應遭唾棄!

2、桃園縣政府「觀光行銷局」什麼時候職司縣長家務事?李紹偉局長要不要回去翻翻公務員服務法規,看看你的工作內容是什麼?有沒有包含替縣長家人擦屁股?

3、桃園縣政府「研考會」總該有點常識吧,網友編寫的維基內容如果不正確,言論責任與維基何干?乾脆連提供網路連結的中華電信一起告下去吧,研考會到底替縣民服務?還是替縣長家人當打手咧?

3、吳志揚難道白痴到連維基百科這種自由撰寫的平台都不知道嗎?生活知識這麼貧乏怎能替縣民服務?無知沒關係,可以問問縣府團隊比較有知識的同僚吧,縣府團隊不會連一個有常識的人都沒有吧?

4、最可疑的是,吳志揚到底在緊張什麼?這種違反常識的大動作,不由人想到「惱羞成怒」?「此地無銀」?也讓我們注意到原來有「吳伯雄涉嫌劉邦友血案」這一說呢。

PIN在2:04am對2012 八月 5的留言

?????????

RosiTa在3:48pm對2012 三月 26的留言
警方使用微型晶片嚴重侵犯人權
電磁波攻擊腦控國民黨白色恐怖
 
畜*有毒的歷史定位
彭淑禎在2:36pm對2011 十一月 16的留言

五隻羊不如google也來一起提告

google搜尋輸入"吳伯雄" , 建議的項目是 wiki 劉邦友 兒子 狼心狗肺 二二八 楊思敏
google搜尋輸入"劉邦友" , 建議的項目是 吳伯雄 兇手 wiki

彭淑禎在2:35pm對2011 十一月 16的留言

五隻羊自己可以上去改啊!此地無銀三百兩,越描就越黑

吳志揚到底在緊張什麼?這種違反常識的大動作,不由人想到「惱羞成怒」?「此地無銀三百兩」?也讓我們大注意到原來有「吳伯雄涉嫌劉邦友血案」這一說呢。


台灣田TimTaiwan {挺台灣,我豈茅}在5:40am對2011 八月 27的留言
扁當時遭到兩顆子彈,
李即說,不是政治謀殺。
當時他是美國,國襠的競選總部主管。
眼下,才掀起劉案,是否要牽扯出,複雜集團?
台灣田TimTaiwan {挺台灣,我豈茅}在5:13am對2011 八月 27的留言
太可惡 ,黑社會政府?
真理之國?太虛偽。

劉當時也是共體集團,
應該都有牽涉到,
像法拉葉軍艦,尹清風命案相似。

等台灣第一個女總統府,蔡英文!
大家幫忙,一刺真改造,大整頓,
所有的,一切長久的,許多不公義吧。

蔡英文後援會
http://friendoftsai.com/
愛拼才會贏!
程靜芸在12:44pm對2011 八月 10的留言
這麼大的案子,卻從沒有媒體報導,真是一手遮天,他兒子還配當桃園縣長,比起陳前總統那未證實的所謂貪污案,吳伯雄這案子........唉!真的很無奈,究竟誰能幫台灣這些老百姓
彭淑禎在6:43pm對2011 七月 19的留言
劉邦友的命案蒐集

劉邦友血案是1996年11月21日早晨,發生在桃園縣長劉邦友官邸的一起震驚台灣社會的槍擊殺人案件。

被害者一共九人:當時的桃園縣長劉邦友、縣長的機要祕書徐春國、司機劉邦明、官邸警衛劉明吉、劉邦亮、官邸幫傭]劉如梅、桃園縣議員莊順興、鄧文昌、衛生局技士張桃妹。被害者們被兩名身著雨衣的歹徒挾持到官邸警衛室中,以近乎槍決的方式槍擊頭部,結果造成八死一重傷,只有縣議員鄧文昌在急救後死裡逃生。劉邦友也因而成為台灣地方自治史上第一位於任內遇害的縣市首長。

由於鑑識人員到場時,犯罪現場已經被急救人員破壞,加上歹徒行徑違背一般常理,使警方難以判斷兇手是針對何人、何事而來,唯一的倖存者鄧文昌也因腦部嚴重受創,無法提供有利線索。此案到目前為止,尚未偵破。

在此案發生後的半年內,台灣又接連發生彭婉如命案、白曉燕命案兩件重大刑案,被視為台灣治安嚴重敗壞的開端。

劉邦友(1942年11月30日—1996年11月21日)為第十一任及第十二任台灣桃園縣縣長,接替徐鴻志,黨籍為中國國民黨。

1996年11月21日早上,劉邦友在桃園縣長官邸被不明人士以行刑式手法槍殺,同時在官邸內的縣長的機要祕書徐春國、司機劉邦明、官邸警衛劉明吉、劉邦亮、官邸幫傭劉如梅、桃園縣議員莊順興、鄧文昌、衛生局技士張桃妹均被相同手法槍擊頭部死亡。唯一的倖存者縣議員鄧文昌雖腦部中槍,經送醫急救後死裡逃生,但智商僅如幼童。

劉邦友是台灣地方自治史上唯一一個任內被謀殺死亡的行政長官。此案至今仍未破案,故此行兇原因仍不明朗,市面多流傳劉涉及地方砂石業者弊案,因而被黑道殺害。

劉邦友命案,與彭婉如命案及白曉燕命案並稱為1996至1997年間三起治安惡化的重大事件,當時曾令新黨及民進黨,不計統獨族群意識形態,一同上街,要求當時任行政院長的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下臺。

在劉案發生後,桃園縣長舉行補選,因為國民黨牽涉弊案的陰霾下,由民主進步黨黨籍,現任副總統呂秀蓮當選。

值得一提的是,劉邦友的兒子劉得垣在2001年間曾參加親民黨桃園縣立法委員初選,意圖競逐立法委員職務落敗。

2005/07/05 12:49 劉邦友血案疑是這夥人… 大圈仔三大案震撼台港

大圈仔在台灣地區犯下的案子越來越多,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涉嫌綁架電玩大亨之子,勒贖1億元港幣的案件,還有永安鄉長槍擊案,甚至震驚全國的劉邦友血案,警方也不排除是大圈仔犯下的重大刑案。

今年4月29日,台北縣電玩大亨之子,從舊縣府大樓出來,要到電玩店,遭到4名歹徒持槍強押上車,要求贖金1億港幣,匯入澳門一家銀行戶頭,後來經過討價還價,降為7000萬港幣,就在家屬與警方合作下,展開台灣與澳門聯手逮捕行動,救出肉票將大圈仔逮捕,犯案的大圈仔都相當年輕,長相可以說都是眉清目秀,實際上卻都是冷面殺手。

93年5月,高雄縣永安鄉長郭清華在住家隔壁喝茶,突然遭到一名持槍歹徒搶劫,郭清華在反抗過程中,遭到歹徒槍擊,歹徒隨即逃逸。

85年前桃園縣長劉邦友官邸血案,當時歹徒展開瘋狂屠殺,包括劉邦友在內的8個人不幸死亡,還有1人重傷,由於手法凶殘,再加上傳聞大圈仔殺一人代價是20萬,一條腿5萬元,因此,專案小組不排除劉邦友血案,可能也是大圈仔所為。

----------------------------------------

破了劉邦友血案還不夠 四大政治命案更應加把力

文/陳裕鑫

桃園縣長劉邦友官邸的屠殺血案,在台灣治安史上是最嚴重的命案,而案發迄今,檢警投下的人力、心力,也可以說是在台灣創下紀錄。它集合了太多的紀錄,以至於從這樁血案,幾乎可以一覽台灣當前的重要隱憂,也就是說,劉邦友案已經變成觀察台灣的一面沾了血的鏡子。許多人都從這件駭人聽聞的血案,看出國內政治生態的畸形,

呼籲應及時糾正。但國內政商掛勾、黑白混雜的政治生態,早已是公開的事實,如果這種事實尚需要藉著八條人命來加以喚醒,那這種代價未免太過於沈重,而以後的發展,倘若政客依然我行我素,絲毫不調整政商關係,那這死去的八條人命,未免又過於無辜。政府高層,甚至包括李登輝與連戰在內,在案發後都接獲許多

情報,指稱桃園某某工程有黑道介入,可能隱藏犯罪動機或破案的線索。雖然這些新聞似乎可以證明這些首長的情報靈通,但是否也適足以證明他們在案發前,情報不甚靈通,根本不瞭解桃園土地炒作、黑道圍標有多嚴重,否則在知情的情況下,案發前為什麼不進行工程掃黑?難道是同黨主政情況的縱容嗎?更進一步來看,如果之前即時對桃園的地方政情壯士斷腕,是否能挽回多條寶貴性命?誰是下一個劉邦友?這是一個敏感的疑問。相信沒有人願意再

看到這幅血淋淋的畫面,但如果政府在劉邦友命案後的處置,祇是加強政府首長的警衛,或者宣示地通過新的刑罰法律,其實並不足以阻止悲劇可能會重演,因為槍枝依然到處泛濫,地方政商掛勾情形依然嚴重,部分首長依然或主動或被動,在黑白之間游走。在人權法治不發達的國家,命案事件的受害人,應該是要照命

案的罹難人或受傷人加倍計算,因為在限期破案的社會壓力或績效壓力下,不當的偵察權力往往會侵害到無辜者的人權,李師科搶案中的王迎先命案,就是最好的說明。而即使是人權表率的美國,幾個月前發生的奧運百年紀念公園爆炸案,就發生把當時發現炸彈,及時疏散人潮的一名警衛,當成嫌犯來偵辦,幾個月下來,美國政府與媒體,乃至於美國人民,都把他當成嫌犯,使他不僅未得到應得的獎勵,反而名譽破產,自由受損,雖然月前美國司法機關終於還他清白,但他除了失聲痛哭,任何補償已無濟於事。因此,當劉邦友血案進入膠著期,檢警更應該在緝兇上慎重其

事,千萬不能為了完成警政首長「對破案有絕對信心」這類信口開河的承諾,而任意對無辜人羅織或硬套上微弱的證據,而讓真正的兇手在暗地偷笑,無辜受害人的人權卻受損。而從全國警力全部投入劉邦友血案,政府高層頻頻關照的情形

來看,如果其他四件懸而未結的政治命案,也能獲得相近的待遇,或許更能符合公平原則的期待,也是撫平受難家庭的最佳途徑。因而劉邦友血案如果順利破案了,那還不能慶功,倘能對這些政治命案,都能一一追究出真相,才是真正值得向檢警機關表示喝采。

----------------------------------------

桃園縣長劉邦友如是說……

土地風波一直是劉邦友政治生命的致命傷

文/黃創夏、陳建勳、莊勝鴻

雖然桃園縣長劉邦友被槍擊身亡的真正原因,到本刊最後截稿時仍然不明,但當劉邦友發生這樣的事件時,許多人對死因的第一個揣測,就是土地問題,這般死後的揣測怪不了別人,事實上劉邦友在將近七年縣長任內,被縣內民眾與地方政壇人士最議論紛紛的,其實就是他涉及炒土地的爭議。

劉邦友愛玩土地秀

本刊在去年五月第四二八期當中,即曾以「劉邦友點土成金,桃園變成地皮中心」為題,針對劉邦友最被外界指控的炒地皮問題,進行調查報導。劉邦友對土地問題,自有其一番說詞。在王永慶的六輕計劃還未敲定地點時,劉邦友就率團赴美,公

開邀請王永慶能將六輕蓋在桃園觀音鄉,後來王永慶將六輕選在雲林麥寮,劉邦友就說:「我跟王永慶開過幾次玩笑,你是信佛,常常在拜觀音菩薩,我觀音(觀音鄉)給你,你不要,你跑去麥寮,用福佬話講『麥寮』,你會賠死囉!」其中頗有酸溜溜的味道。後來亞太營運中心的空運中心決定設在中正機場,劉邦友就又

展開了他另一場的土地大秀,而這場秀當中,兩大要角就是王永慶及長榮的張榮發。王永慶在新屋鄉的科技園區,多次向劉邦友點名要一千四百公頃的土地,劉邦友不但同意,而且在公告地價上全力配合。而張榮發打算在白玉港興建港口,將南崁交流道貨櫃集散地移至海邊,在劉邦友豪華的縣長辦公室裡,劉邦友向本刊記者說道,他和張、王兩大天王交情深厚,總共有五千多公頃的農地,可以冠冕堂皇的變更。用地方民意代表各級的聲音,來抵制地主的反彈,是劉邦友自己向本刊表示,他能夠順利取得土地的訣竅。在劉邦友的全縣全面開發下,劉邦友歷經了石門水庫變更案、中福案、觀音大潭土地案、好柏村賓館、龍潭百年大鎮案………但劉邦友幾乎都能全身而退。在爭議性也相當大的中福計劃之中,劉邦友也常自述他對地主

們說的話:「有這樣的計劃要來,你不賣就沒有人炒地皮,你賣,人家敢買,炒地皮也是人家的本事,有人會問我,縣長,這計劃能不能落實?我就說,我不能保證,不過,連院長已經有宣布。」

除了土地還有假學歷

而在劉邦友的百年大鎮計劃中,劉邦友也是施展其一貫手法,將原來宏碁的工廠地,在宏碁遷走後,劉邦友在桃園地區工業用地已經不足的情況下,又大舉把這片土地變更為住宅、商業用地,因為地政法令十公頃以下的土地,縣市長就可以變更。面對鼓勵炒地皮的傳言不斷,劉邦友在當時對本刊也有一套說

詞:「很奇怪!你明明知道政府有這個計劃,祇要計劃不變,管你地
彭淑禎在6:07pm對2011 七月 19的留言
發生於85年11月21日的桃園縣長官邸八死一傷慘案 即將屆滿14年
本人考慮再三 決定不計安危將所知公諸於世
請公正廉明的馬英九總統伸張司法正義
令所有兇死的冤魂安息
 
當年迫於政治環境 負責偵辦的檢察長與警政署長
奉層峰指示模糊焦點 朝與案情無關的警衛劉明吉身上偵查
以遮掩因地目變更與工程發包利益所引發的殺戮
保護牽涉其中的兩位國民黨中常委(內政部長吳伯雄 省議長劉炳偉)
及李登輝總統的聲譽 以下是縣邸血案的前因後果:
 
85年1月6日晚上9點多 四海幫領袖大寶 受竹聯老幫主周榕之邀
前往台北市松山區某地下室新開幕大型酒店
與桃園縣議員鄧文昌及吳伯雄之祕書(幹過一屆縣議員)碰面
大寶當場答應將中壢林祥波土地開發案的統包工程撥出一半
給代表桃園地方勢力的鄧議員
而鄧議員也允諾簽約時先付六千萬仲介費 動工時再付六千萬
共計一億兩千萬的答謝金
 
幫內參與此事的另一位大哥 想要獨享全部的統包利益與其他因素
遂策劃1月15日在海珍寶狙殺大寶 造成兩死一傷慘案
然後否決了原先撥一半工程給鄧議員的承諾
篡位的大哥以為桃園地方勢力會知難而退 沒想到縣長出面了
扣住雜項執照不發 導致承包整個建案的海山集團無法整地蓋預售屋
在劉炳偉的催促下 掌握統包的大哥(已因治平專案通緝逃亡)
遂於海外指揮假意談判 並部署殺戮計畫
終於發生震驚世界的官邸血案
 
但是老天有眼 因錯失商機與當地人皆知幕後凶險
雖然血案一週後雜項執照發下來得以動工 預售卻乏人問津
海山劉翻身無望 跑路了
策劃行兇的一干人等 也沒有撈到好處
 
當年這塊土地開發案 如何由數百人共有的祭祀公業農地
登記為個人所有 再變更為建地 劉炳偉與吳伯雄很清楚
83年報紙上也登載有四海幫眾 在中壢地區強押某祭祀公業繼承人
蓋章讓渡之事(台北房屋主導所有權讓渡與變更地目)
但是他們兩人若說出行凶的主謀
立即會陷入官商勾結與黑金政治的醜聞 嚴重引響執政黨聲譽
於是李登輝政府決定為此醜聞護航
這個台灣治安史上最兇殘的血案就此埋沒於政治黑手之下
破案之日遙遙無期
 
我天真的以為世間有公道 也相信馬英九 黃世銘嫉惡如仇
因此大膽揭發事實真相 看會有什麼結果
 
歷劫倖存者 上

正在活動的山友

流量統計


此刻平均流量
Site Meter

© 2014   Created by 玉山編輯部.   管理小組

玉山山友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