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Yes

台灣玉山之友網聚廳

斷交後的解脫-聖多美普林西比與台灣斷交背後的事實

聖多美普林西比與台灣斷交後隔天, 各種哀嚎遍野的文章充斥於網路論壇, 大部份指責聖國的忘恩負義, 中共的奸巧. 大部份發文的人, 没有去過聖國, 以主流媒體大力吹捧的先入為主觀點來論斷, 有少數人曾在聖國待過幾天, 當中雖不乏具犀利觀點的人, 但大多數人仍落入主流的俗套, 顯少人知道, 一些被自恃有權力的人掩蓋的事實. 我曾在聖多美普林西比參與瘧疾防治計劃兩年, 我和計劃領導人S教授, 團隊夥伴L博士及兩屆的替代役男所組成的防瘧團曾將瘧疾陽性案例降到歷史新低, 當地媒體報導此新聞, 我們也有四篇學術文章在國際期刊發表證實防瘧結果, 聖國衛生部長曾在我們的惜別晚會中表示要行文至我國外交部頒獎狀表揚. 但無奈我們團隊不向大使館俸承巴結, 所有的貢獻竟被忽略到好似我們不曾存在於聖國一般. 在外交部的眼裡, 所謂貢獻並不是基於事實以及人民的觀感, 而是以外交人員的喜惡來判定. 我認為光榮的一仗已打過, 不必在意虛名. 台聖兩國斷交後, 對於台灣跟聖國人民, 告別以人道援助為名, 但卻實際上卻助長權貴腐敗的金援, 何嘗不是一種解脫? 以下例舉事實可協助讀者了解. 1. 大使館掌控專業團隊的預算, 金援流入當地權貴手中, 認為結交政客才是鞏固邦交之道, 使館秘書顯少與當地民眾接觸, 只跟權貴來往, 金援資源流入權貴手中, 助長貪污腐敗, 甚至不知接受金援的政客早已失去民心, 直到該政客落選後, 才後知後覺. 當地民眾也對台灣的金援感受不深. 2. 耗費預算蓋出不能用的港口: 其實台灣外交部很多年前即協助聖國蓋港口, 蓋好後才發現該港口地點會使船擱淺. 聖國獅子大開口要求加碼金援蓋深水港成為斷交的導火線, 實是一大諷刺. 3. 金援近二十年, 當地民眾不知金援國是台灣: 在街上隨口攔住民眾, 十之八九都以為金援來自中國, 連直接接受金援的官員, 也都稱台灣人是中國人, 大使館人員也習以為常, 不以為意. 4. 醫療團U前團長與其團員共犯結構, 五鬼搬運挪用預算蓋別墅: U前團長在聖國有婚外情, 在任內一點一點的挪用預算蓋出了一棟私人別墅給自己的女人居住, 其浮報單據皆是當時的會計出納團員簽字, 形成共犯結構. 國合會會計花費許多時間去查藥典檢查購買的藥物及其他團撥出的電話, 是否用在公務上, 卻害怕被指責怠忽職守縱容醫團長舞弊, 這個在聖國公開的秘密, 在她滴水不漏的審查下皆”查無實證”. 5. 醫療團U前團長企圖性侵當地女助理, 大使館女秘書冷漠以對並二度傷害受害人: U前團長的惡行延伸至當地女性, 遭檢舉後, 大使館女秘書致電給受害者, 第一句話竟是問: “妳是不是被指使的?” 該大使館女秘書的三餐皆是U前團長招待的, 極有可能用公費支出, 竟買斷了這位大使館女秘書的良知. 6. 彰基醫療團W前團長壟斷藥物資源, 替代役醫師竟要自費買藥給病患: 在馬屁文化下只要與大使館人員交好, 便可為所欲為, 有上述的前車之鑑, 團員再也不敢檢舉團長的不當言行. 彰基接手醫療團後, W團長與大使館人員交好, 竟藉壟斷藥物資源排擠異己, 讓該屆YU替代役醫師無藥可用, 但YU希望病患有藥可服, 因此自費買藥給病患. 他的善良令人佩服, 但也曝露了積弊已久的陋習. 7. 大使館踐踏學術尊嚴: 葡萄牙里斯本熱帶醫學院邀請本國瘧團領導人S教授至巴西訪問, 所有費用皆由邀請方負擔. 只因S教授未迎合巴結大使館, 大使竟強行擋下此出訪, 還出言侮辱. 所有的榮耀, 都要以大使館為中心才算數. 偏也只有國內媒體才會追捧大使館已擬好的自我歌功頌德論. 我已有心理準備此言論會遭到打壓及毀謗, 甚至我及家人的人身安全都會遭到威脅. 以上全是事實且有證據佐證. 若有一個公平開明的環境將這些醜陋的事攤在陽光下, 我相信對於改善無用的金援外交有幫助, 且台灣的讀者不應被媒體長期餵食粉飾太平的報導.

檢視次數: 428

發表留言論

您必須是玉山山友才能發表留言!

加入 TaiwanYes

正在活動的山友

流量統計


此刻平均流量
Site Meter

© 2017   Created by 玉山編輯部.   管理小組

玉山山友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