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Yes

台灣玉山之友網聚廳

在61西濱快速道路由南往北行,在行經布袋鎮路段後,在放慢行車速度同時,約2公里路程[白水湖]告示牌己呈現在眼前,我的故鄉東石白水湖到了,我的出生地就在白水湖交流道陸橋的東端口,當您站在橋的入口處時,50年前魚塭環繞的情景依舊,鄉親的老房子皆以翻新,以前石頭路面也己鋪上泊油。
我們先從故鄉環境介紹再插入主題。
白水湖屬東石鄉掌潭村,村民所屬職業為台塩公司的員工專職曬塩,或是一般的種稻雜糧的農民;另外,和我們一樣從事養殖業。
ㄑ阿爸的虱目魚>,本來是蕭煌奇的一首歌曲的名稱,而裡頭的歌詞也反應著養殖虱目魚的心酸,尤其是農曆新春年節前的一波霸王級寒流來襲,造成養殖魚群全部翻白肚死亡,養殖戶損失慘重和血本無歸慘況,頓時想起先父早期在家鄉養殖虱目魚的記憶!
先父(民76年過世)從事二分地養殖虱目魚時,在我記憶中並不順遂,偶而向我阿嬤借錢周轉,而當支身到高雄從事碼頭臨時工時己負債累累。所幸賣魚塭因而債務還清。
養殖户的風險或辛酸不只是寒害損失的無奈,也包括颱風時起風下雨時的水面漫過魚塭土岸造成魚群流失的風險,更因傾盆大雨形成土質鬆軟的潰堤而使全部心血泡湯的辛酸,或飼養時的飼料品質或水質控制問題,皆影響魚群死亡的因素;我記得下大雨的一個夜晚,阿媽問我爸爸說,要不要去魚塭巡視一下,我父親只婉轉回答:不要緊,等透早天亮時再巡視魚塭(台語)。我記憶中先父曾提過某一年曾因潰堤魚群流失而血本無歸的無奈。
兒童時期是個佷甜美的人生階段,也常常遇到人生的第一次,(我是1962年生屬虎)
父親!我人生中第一次認識的陌生人,是一位大約隔一個星期才會碰回家的男性,而且會對我兇巴巴的人,每次回來會跟我們睡在一起,尤其是跟媽媽非常親近。
不過兇歸兇,先父是非常疼惜我這位長子,記得有一天一時興起抓了三雙或四雙白鷺鷥給我把玩,我當時就座在父親的大腿上看著白鷺鷥的臉龐和羽毛,當時幼小的心靈閃過一道不好的感受,!至今想到黃品源的<白鷺鷥>時的深情款款,真是不太對搭,也太美化它了。白鷺鷥也是一種害蟲,會吃掉我們魚塭的虱目魚。另外,偶而也在魚塭裹看到父親在ㄑ電魚>為全家加菜。
哦對!忘記介紹我們的鄰居是塩務警察總隊的警察分駐所(塩警隊),但目前己經荒廢了。
我們居住地是政府所屬公家土地,所以現在只有轟立著別人的魚塭工寮。
當時就讀過溝國小一年級時,我們也搬到過溝莊母親娘家附近(這個時期是我首次吃蕃薯籖稀飯的日子和爸爸在高雄當碼頭工人不在家時候),不過在下學期開學不久後就搬到高雄跟父親團聚。
致以父親的碼頭工人生活,下次有機會再介紹。

檢視次數: 142

發表留言論

您必須是玉山山友才能發表留言!

加入 TaiwanYes

正在活動的山友

流量統計


此刻平均流量
Site Meter

© 2017   Created by 玉山編輯部.   管理小組

玉山山友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