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Yes

台灣玉山之友網聚廳

名揚阪神甲子園的台灣囝仔—嘉義農林棒球隊

Photobucket

名揚阪神甲子園的台灣囝仔—嘉義農林棒球隊

相信很多台灣人不知道,在日治時代,台灣就已經有棒球代表隊去甲子園打球,還獲得準優勝(亞軍)。看看他們當時用的球具跟制服,還遠比中國國民黨竊據台灣統治下的紅葉少棒隊(木棍跟石頭)不知好上幾倍喔。

Photobucket

日本每位高中棒球員的夢想聖地—阪神甲子園球場

甲子園大賽的由來

日本甲子園大賽於一九一五年由「朝日新聞社」主辦,台灣是從一九二三年的第九屆大會時才開始派代表參加(註),而那一年全台共有台北一中、台南一中、台北商業、台北工業等四隊參賽,此一賽會一直舉行到了一九四二年因二次大戰而停止,但最後一年的賽會仍有五隊的棒球隊與會,從第一屆到最後,平均每一年都有近五隊的隊伍為了爭奪代表權而努力。

其實在甲子園大賽選拔台灣代表權之前四年,台灣每一年都舉辦中等學校野球大賽,而各地區也固定舉行校際的對抗賽,例如一九二八年即有「中等學校野球大會台北大會(台北一中、台北工業、台北商業三所學校)」、「中等學校野球大會中部大會(大墎、台中商業等四校)」。因此若以高校棒球隊伍及舉辦的盛況來看日據日代台灣棒球的風氣,應該可以得到一個明確的答案。

(註):大塚英雄「台灣棒球秘史」。

「靈峰玉山我仰望,累積甘苦幾風霜,堅定矢志要奪冠,我等立誓氣昂楊。
誓為母校來爭光,不斷磨鍊再成長,多少辛酸凝成鋼,我軍陣容已堅強。
男子漢無懼勇往,千錘胳脖已強壯,不怕頑敵多囂狂,勢如破竹敵膽喪。
啊!嘉農,啊!嘉農,加油!加油!
啊!嘉農,啊!嘉農,加油!加油!」

這是在一九三一年(民國二十年)就震撼了全日本及台灣棒壇,並深植人心至今幾十年之久的嘉義農林野(棒)球隊之隊歌,聽起來雄壯有力,令人振奮。

台灣的棒球運動史起源於清日甲午戰爭的結果,那時清帝國因為戰敗,便將台灣割讓給日本,台灣便成了殖民地,這是一八九五年的事。

台灣初次打棒球是一九○六年,即日本佔領台灣第十一年的春季。日本在佔領台灣的同時,對台灣的兒童開始以日語實施日式教育,當時台灣的小學還很少,大部分的小孩都不識字,也未曾接受教育,所以這可是難以想像的大事業。一九○六年,台灣第一支棒球隊是由日本籍的教師所組成,稱為「師範部隊」,可見當時日本人已相當喜歡棒球。

然而,從一八九七年「出現」的棒球,對台灣人而言仍是陌生甚至是接近可怕的地步、「當時的台灣人,對於棒球運動仍然是十分的陌生,尤其是對於打擊動作與姿勢感到驚奇與不解,這和過去台灣人從未接觸過新式體育運動,從未接觸過棒球有關。」一般的台灣人「不敢」打棒球,這種情況一直到一九二七年蘇正生就讀嘉農時仍是存在的,他是這麼回憶的:「我最初是網球隊員,棒球碰都沒碰過,為什麼沒有碰過,因為不敢。那時候棒球,日本人口中的『野球』,根本沒有幾個人敢玩,因為聽說棒球很硬,打在身上會把人打死,『會打死人的東西』有誰敢去碰呢!所以只有日本人自已在玩。」

令日本人刮目相看的少年棒球隊

一九二三年日本佔領台灣第二十八年,台灣的某地突然出現奇蹟,來自遙遠的台灣東部-花蓮港,由台灣少年組成的隊伍「能高團」,陸續打敗台灣西部日本中學生的隊伍,為台灣的日本籍棒球迷帶來了一陣狂熱。這個時期活躍的台灣少年人並非中國大陸來的漢人少年,而是很久以前就住在台灣的原住民,尤其是以農耕為主的阿美族少年。台灣東部原住民社會比住在西部的漢人社會發展遲緩,當時花蓮港的日本人就以教導棒球作為教育的開端。從阿美族少年的投球、接球和打擊,可以看出與生俱來的運動天賦,關於這點,可由四十年後阿美族出身的楊傳廣在羅馬奧運奪得十項全能銀牌獲得證實。

對於教育水準低的少年們打敗統治者日本人,感到驚訝和滿足,當時的阿美族少年打棒球的缺點是不擅長打變化曲球,碰上作戰謹慎的日本隊,還能在混亂中取分,當時大部分的日本觀眾索性給「能高團」熱烈的聲援。日本人認為阿美族的隊伍充滿「剛健、真摯、勇敢」,那便是當時日本人追求的理想棒球型態。因此,一被刺激之後,西岸的漢人系台灣少年便有人開始作投、捕練習,但想打敗日本隊的勁旅,卻不是那麼簡單的事,需要高度技術及團體合作的棒球運動,也不可能突然出現超強的隊伍。

Photobucket

嘉義農林學校的創立

一九一九年日本人為了要培養農業技術人才作為台灣及東南亞的農業技術開發,在台灣創立了嘉義農林學校,在學校創立九年後的一九二八年,嘉農成立了第一支棒球,住在台灣東部的台東原住民少年陳耕元(日本名字為上松耕一)和藍德和(日本名字為東和一)、拓弘山(日本名字為真山卯一)、南信彥等四人長途跋涉來到台灣西部的嘉義農林學校就讀,這時候是一九二七年,他們也把棒球運動帶到嘉義農林來,第二年嘉義農林棒球隊成軍的時候,當時球隊成員包含台灣人、原住民、日本人三種民族的聯合隊

不堪一擊的弱隊

嘉農第一任的棒球隊教練是在學校裡頭教代數科目的安藤老師,然而或許只是棒球愛好者而非棒球科班的指導者,安藤老師帶領下的棒球隊,成績並不突出,從西肋良朋所著的「台灣中等學校野球史」裡詳細記載著初成立的嘉農棒球參加甲子園台灣地區預賽的成績可以看出,建軍之初的嘉農棒球成績實在是非常不理想,一九二八年(昭和三年)七月十四日嘉農棒球隊在台北圓山棒球場首戰台中商業學校以四比七敗北。

隔年嘉農棒球隊再度北征,七月二十四日全台夏季甲子園地區預賽中首戰台北一中,雖然一九二九這一年的對手不同了,但結果仍是一樣,嘉農以二比八一戰就打道回府(該年最後台北一中奪得代表權)。一九三0年嘉農第三度出現在台北圓山棒球場,但連續三年嘉農也只有打了三場比賽而已,這一年嘉農第一場比賽還是不敵對手,以二比十輸了比賽。

Photobucket

鐵腕教練的到來

一九二五年有位熱血男兒的日本人近藤兵太郎來到台灣的嘉義商工學校服務,近藤畢業於日本高中棒球名校-松山商校,他曾以主將的身分參加甲子園的比賽。近藤的夢想是將無人理睬的台灣棒球隊伍帶到甲子園,讓日本人驚訝一下。

一九二九年嘉義農林有眼識泰山而禮聘近藤兵太郎到學校指導棒球隊,近藤的心中全然不在乎球隊隊員是日本人、台灣人或阿美族,他用他的雙腳繞行走遍台灣全島,只要是有潛力的少年,就帶回嘉義農林學校。中間手蘇正生就說,他的入隊是因為「在練網球時,給棒球隊的近藤教練發現他的速度、臂力,非常符合棒球『快腿、強肩』的要求,所以被網羅進入棒球隊」(嘉農人第一期)。同樣是網球隊而被挖來的還有劉蒼麟,及第二代原本是馬拉松選手的楊吉川(吉川武揚)等,都是因為在不同的領域中反射出特殊的運動神經,而被有適人之能的近藤拉到棒球隊中。

Photobucket

鐵腕教練近藤兵太郎

然而近藤之所以是近藤,能將嘉農帶出留名青史的好名績,不僅在於他的選才,而是他的訓練方式

近藤訓練球員的方法是:「學校上課時間之外,在出太陽的天氣,都用來練習跑步、投球、打擊。」這種斯巴達式的嚴格訓練,造就後來嘉義農林棒球隊優異的表現。


Photobucket

1928年嘉農棒球隊成軍

不僅是文學作者的描述,用「斯巴達式的訓練」似乎是所有被近藤帶過的球員對這位教練所留下的共同記憶,蘇正生曾這麼形容當時近藤手下球隊練習的狀況:「棒球隊選手在校中,和其他同學一樣,校方都一視同仁,不因為參加校隊為校爭光而有什麼特別的優待,所以每天早上上完課,下午一點半仍得參加實習,到了三點半再到嘉義棒球場練習,一直練到天色全黑的時候才結束,夏天天黑的時間比較晚,總是要到晚上八點才回到宿舍休息。

週六下午和週日也都沒有休息,即使是下午有比賽,早上還是得練球。」而前中華職棒裁判的楊英二,曾聽過他父親楊吉川生前回憶的一段往事,更能體會出近藤督軍的嚴厲。

他說有一回在棒球隊訓練前聽說 近藤教練生病無法到球場,大夥正歡天喜地準備迎接一天「假期」的到來時,突然遠處有兩個人抬著一個擔架緩緩地走來擔架上頭的正是近藤教練,他就是那種即便是生病也不肯休息的嚴厲教練。而二次大戰前最後一代的嘉農棒球隊員洪太山在受訪時也表示,在近藤的監督下,只有一種情況下球隊才能休息,那就是下大雨,所以每晚睡前的「祈雨」就是同學必做之事。

然而並不是光嚴厲就能帶出好球隊,打出好成績,近藤還是有一套屬於他自己的棒球理論,從而實踐在他的訓練中。而從這些訓練過程中,我們多少也能觀察出日治時期的棒球思想還有訓練法。

在嘉農人第二期雜誌中,曾有一篇專訪蘇正生的文章,而此一名為「天下之嘉農」的文章中,經由蘇正生的口述,對於近藤兵太郎教練的訓練有著極深刻的描述。

在蘇正生回憶中的近藤教練訓練法是:「對於球員的缺點總是能以各種方式來糾正,例如有位選手只喜歡打外角高球,近藤教練認為這是不對的,身為一名棒球選手一定要能適應各種球路,不能專挑自己喜歡的球路,否則對方一旦知道你打擊習性,一定會針對缺點而攻擊、、、所以打擊練習時,會叫投手投其他球路,就是不投外角高球,而且要求練習的打者一定要將球打出去。」

「在防守時,近藤教練特別重視內野手的判斷力,他認為 一名優秀野手的條件是,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判定球的飛行方向,速度及可能的落點。所以球一被擊出,不論是滾地球或是高飛球,只要被擊出二到四公尺的距離,野手就必須能判斷球的方向與落點,迅速移動順利將球接殺或刺殺,這樣的守備技巧是近藤教練最強調的。」

「在打擊方面,近藤教練重視的是選球的重要性,要能確實地擊中球。近藤教練也會視戰況的變化,放心讓我們打『大支的』,不過想打出漂亮的長打,也一樣要確實的選球,否則就容易變成外野的飛球。推打的技巧也是近藤教練教的,他一直要我們反覆的練習如何把外角球順應球的來勢,把球推打到內野與外野手之間造成安打。」

「另外,近藤教練非常重視打第二棒的選手,他對第二棒的選手要求很高,能打短打護送上壘的第一棒往前推進,又要速度快,能在採用觸擊後也能形成內野安打而上壘,在壘上又能盜壘,形成對方守備上的壓力。」

「打擊習性的改變」、「擊球落點的判斷」、「選球的確實」、「推打的技巧」、「重視二棒打者」從蘇正生的回述中,我們不僅能體會出近藤的棒球學養,重要的是從中也能進一步了解日治時期棒球理論其實已經相當進步了。

而嚴厲的近藤兵太郎,他的高標準要求不僅出現在球場上的訓練及比賽,出了球場,蘇正生說:「近藤教練督軍很嚴,為了保護我們選手的視力,而且為了提振我們作戰的意志與精神,他規定我們不准看電影,因為看電影很費眼力,又容易讓人著迷,他告訴我們說:『我們是來打球、作戰的,不是來玩的,所以要放棄娛樂,全心全意打球』」

以今天來看近七十年前的嘉農棒球隊的訓練、管理法式,雖然不近人情,然而反應在成績的表現上卻是很驚人的,因為採斯巴達式教育的近藤,第一年帶兵就將嘉農棒球隊打進甲子園大賽的最後決賽圈。

Photobucket

初試啼聲

一九三一年七月十九日,參加甲子園夏季大賽的台灣代表隊選拔決賽在臺北圓山球場展開,共有十一個學校參加,其中由台灣人、阿美族人及日本人聯合組成的嘉義農林隊最受人注目。

主力投手是入學時打網球的吳明捷,他的父親任職於法院擔任書記工作,哥哥在日本立命館大學唸書,吳明捷不但投球強勁有力,而且也是第四棒強打者。當然嘉義農林隊並非只有吳明捷這樣的選手,一棒羅保農,二棒蘇正生,三棒陳耕元,五棒藍德和,六棒拓弘山都是飛毛腿,除了蘇正生及吳明捷是台灣人外,其餘四人皆為原住民,七棒小里初雄,八棒川原信男,九棒福島又男以及後備球員崎山敏雄、里正一、谷井公好、積真哉等七人為日本人、後備投手劉蒼麟(台灣人)共計十四位球員,及領隊濱田次箕、教練近藤兵太郎,近藤全憑他們的實力來安排打擊順序,不論他們是台灣人還是日本人。

Photobucket

圖左為投手吳明捷(台灣人),中為補手藍德和(原住民),右為游擊手陳耕元(原住民) 第一次出現在球迷面前就勇奪甲子園大賽的台灣代表權,也讓過去舉行十二年的台灣地區冠軍都由北部學校包辦、「冠軍錦旗不過濁水溪」傳統為之打破,接著一九三三、三五、及三六年嘉農四度得到這項榮譽,其中一九三六年春夏兩次嘉農都是代表隊,所以嘉農棒球隊總共是五次打進甲子園

Photobucket

193185 嘉義農林野球隊 搭坐 /span>高千穗丸>,由基隆港出發前往日本參加甲子園高校野球大會(蔡武璋提供)

1931/span>17回全國選拔中等學校野球大會>比賽選手名單

一棒 左外野手 平野保郎(羅保農) 原住民
二棒 中外野手 蘇正生 台灣人
三棒 游擊手 上松耕一(陳耕元) 原住民
四棒 投手 吳明捷 台灣人
五棒 補手 東和一 (藍德和) 原住民
六棒 三壘手 原住民
七棒 一壘手 小里初雄 日本人
八棒 二壘手 川原信男 日本人
九棒 右外野手 福島又男 日本人
後備球員 崎山敏雄、里正一、谷川公好、積真哉 (日本人)
後備投手 劉蒼麟 (台灣人)

日本比賽的成績

至於五次到日本比賽的成績方面,在大塚英雄所著的台灣棒球秘史----甲子園的故事中,對於嘉農的戰績有相當清楚的記錄,分別是一九三一年:三比零勝神奈川商工、一九比七勝札幌商業、十比二勝小倉商工、零比四敗於中京商業。一九三三年首戰零比十輸給了松山中學。一九三五年、四比三勝平安中學、四比五不敵 松山商業。一九三六年春季賽七比十二輸給浦和中學、夏季大賽四比三贏小倉商工,五比七敗給育英商業。

而那一年的三壘手、第六棒的阿美族原住民拓弘山則對嘉農幾場戰役有精彩的描述:「八月十五日第一場比賽就遇上強敵神岡地區的代表神奈川商業,日本球迷並未看 好第一次到來的嘉農,但嘉農卻以三比零旗開得勝晉級,我在第四局擊出個人在甲子園的第一支安打,從此日本觀眾才重視嘉農隊。」(註)

(註:嘉農人第二期)

一九三一年八月十八日第二場比賽和第另一組晉級來自北海道的札幌商業,我們再以十九A比七大勝,驚動了全日本,我在第九局擊出一支三壘安打,助陳耕元及吳明捷回本壘連 得兩分,我也盜壘成功得一分。八月二十準決賽對手是北九州地區來的強隊小倉工業,我們竟又以十比二大勝,而進入冠亞軍總決賽,這是以往台灣地區代表所沒有的戰績,我在第八局擊出一支安打,並盜二壘成功。」

一九三一年八月二十一日甲子園中等學校有史以來第一次出現台灣地區代表隊爭奪冠軍戰,嘉義農林球員所展露出來旺盛的鬥志,耐戰的韌性與飛快的好腳程都讓全場球迷留下美好的稱讚。但經過長途跋涉,連續三場硬戰,大家都己疲倦不堪,而投手吳明捷連投四場,手指都已破皮,最後以零比四敗給了中京商業,只獲得準優勝(亞軍) 但我隊已博得「天下嘉農」之美譽,創造了台灣野球有史以來最輝煌的紀錄。」

Photobucket

1931815/span>17回全國選拔中等學校野球大會> , 嘉義農林與神奈川商工先禮後兵(日本朝日新聞社提供)

Photobucket

1931年,夏・第17 準優勝戰 嘉義農林(台湾)0-4 中京商(愛知)

贏得各界的好評

嘉農雖然在冠軍戰中失利,但各界給予極高的評價,球評家飛田穗州在隔天的報紙上就發表評論,飛田提到他眼中的嘉農棒球隊印象是:「嘉義農林軍並未受到特別的眷顧,以慘敗來點綴這令人心酸的最後時刻,對已打入冠亞軍爭奪戰的他們來說,真是再悲傷不過了,然而異軍突起於台灣某個角落的嘉義農林,在一群不容忽視的敵人當中,盡情地展現出如獅子般的奮勇精神,其無視於其他作戰經驗豐富隊伍的鬥志,真是令人讚不絕口、、、。而當夕陽餘暉下的甲子園球場,目送參賽少年勇士們離去時,嘉農選手們在球場上奮戰的畫面,如平野的跑壘、蘇(正生)的強力臂膀及川原(信男)的堅固防守,都會一一浮現在我的腦海、、、。」(註)

(註:「嘉農人」創刊號)
Photobucket

令日本人神往的嘉農

六十九年前的一支來自台灣嘉義的棒球隊,所造成的轟動,在日本人心中所留下的印象是難以抹滅。

二次大戰期間,日軍從基隆上岸整裝到高雄準備往南洋遠征時,火車上的日本兵都會互相提醒到嘉義別忘了多看一眼,日本兵為什麼獨鍾情於嘉義,因為他們想看看什麼樣的地方能培育出嘉農這樣的隊伍(註一)。

而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日本朝日新聞社董事永山義高特別從日本前來台灣,永山此行只有一個目的-----完成其好友、著名的作家司馬遼太郎(「台灣紀行」一書的作者)生前的心願-----到嘉農棒球場跑一圈(註二)。

而「台灣棒球秘史」的作者大塚英雄在他的著作曾提到:「日本全國人口中,中年以上的棒球迷雖歲月倏忽已過五十多年,一談到嘉義農林印象猶新,娓娓道來樂不可知一切宛如昨日」、「我的住家附近有位七十四歲高齡的棒球迷,我曾向這位球迷老人探詢對於台灣棒球印象,他說:『昭和初期有個嘉義農林堅強棒球隊伍,常常來到甲子園比賽,其中有位名叫吳的選手,打赤腳在壘上奔跑的人,他的打球技術我最欣賞……。』」

名作家菊池寬則在報紙上如此寫到:「我完完全全變成嘉義農林的袒護者了,他們那不同人種卻為同樣目標奮戰的英姿令我感動得落淚。」(註三)

這些事都足以說明嘉農雖是來自於日本島外的棒球隊伍,但對日本人而言,絕不是單純只是一支「棒球隊」而已, 那是一種精神的象徵,而對本土的台灣人呢?嘉農代表的又是什麼樣的意義呢?

註一:職棒雜誌108 註二:八十八年一月一日自由時報 註三:戶部良也「棒球東遊記」)

Photobucket

圖左為游擊手陳耕元(原住民),中為投手吳明捷(台灣人),右為補手藍德和(原住民)

感動當時的台灣鄉親

而從嘉農參加甲子園比賽的過程中,除了與賽的隊伍外,一般球迷觀眾對此一比賽的反應多少也可看出當時棒球運動在台灣所形成的風潮。

一九三一年嘉農首次揮軍前往日本,出乎所有人預料之外地,嘉農一路挺進到準決賽,決賽那場比賽嘉農的對手是甲子園的傳統強隊小倉工,嘉農仍以強投猛打之勢擊敗對手,隔天(一九三一年八月二十一日)台灣日日新報刊出了如此斗大的新聞標題:「嘉義全市充滿了喜悅、準備慶祝大會」

而內容則生動地寫到:「二十日嘉義農林對小倉工業的比賽,嘉義全市六萬市民對此戰充滿百分之百的信心,因此都擁到市內有收音機的店頭,當午後兩點半收音機新聞電報傳來一字一句嘉義農林勝利的消息時,整個嘉義市都沈浸在歡樂的喜悅中,有些球迷開著車或騎著腳踏車蹺著嘉義市,將這份喜悅傳給其他嘉義市民、、、。」。

全嘉義市、全島關心嘉農戰績當然不止一九三一這一年。一九三五年八月十九日嘉農在第二十一回甲子園大會第二場出戰近藤教練母校的松山商業,在延長賽第十局時嘉農因被判投手犯規而丟掉寶貴一分而敗北時,隔天的報紙是這麼形容的:「這種比賽一直到延長賽後的最後一刻,全嘉義市民都擠到收音機前集中精神聽著棒球比賽,在這其中,將嘉農游擊手吉川武揚(楊吉川) 視為義子的三陽堂書店的老板,在大會期間甚至停止營業,和所有嘉義市民投入這令人狂喜、興奮和遺憾的甲子園比賽,從嘉義農林每得一分,他就在店頭外張貼海報上可以看出他對比賽關心及狂熱的態度。」

而一九三六年八月十六日第二十二回甲子園大會嘉農棒球隊在對育英商業之戰的第二天,「台灣日日新報」更是圖文 並茂地以照片配合圖說精彩地為我們後代敘述當時球迷關心的程度:「大會第四天,全台灣島球迷將朝日新聞社(甲子園主辦單位)台北分社前擠得水洩不通」「嘉義全市市民在告市板(記錄比賽得分過程)前憂喜交雜地關心比賽。」

這就是嘉農棒球,帶給當時人們的感動,還有留在台灣棒球史最俱價值的意義。


參考資料
/span>本文所有圖片均摘錄自"典藏台灣棒球史-嘉農棒球"一書>
http://www.azma-baseball.com.tw/top_p1.html
http://www.ncpfs.gov.tw/museum/museum-1-1.aspx?No=63
番薯籐運動網
http://sports.yam.com/show.php?id=0000010417

檢視次數: 5213

標籤:原住民, 嘉義農林, 教練, 日本, 棒球, 棒球隊, 甲子園, 選手, 阪神

發表留言論

您必須是玉山山友才能發表留言!

加入 TaiwanYes

正在活動的山友

流量統計


此刻平均流量
Site Meter

© 2014   Created by 玉山編輯部.   管理小組

玉山山友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