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Yes

台灣玉山之友網聚廳

讓我訂不下天下雜誌原因之一的蛋頭學者,--紅藍教授(叫獸)在被罵沈潛一段時間後,又在搶佔媒體版面了。我個人對於她在關懷教育與對於弱勢族群的教育與憂國憂民這方面是持著贊同與鼓勵的立場。

可是,她不見得是最懂,最先進的專家。卻常擺出清高的嘴臉,而在公義立場與教育的大是大非立場上混淆與和稀泥的作法,我粉不認同。

在政治方面,例如她對於台灣加入聯合國的宣傳經費幾十,幾百萬元就在專欄中著文批判,揶揄,卻在政權更迭後對於執政黨的顢頇與腐敗默不作聲。(他們夫妻在坊間還有許多掛名推薦的營利出版品等..)

尤其她還與其夫在台灣的政壇上左右逢源,讓其影響力增大,對於台灣的教育政策走向等誠可能成為另一個隱憂。(恩望之歌認為一定要PO網,撻伐一下)

舉其昨天報紙上的轉載而論,小孩子罵台語三字經在一個小孩的認知神經系統當中,真的有那麼嚴重嗎?

我舉我自己當例子:我在國中一年級的時候,因為偏僻的國小,在國中入學時被硬性編到放牛班。整個班級都用台語講話,都用三字經問候彼此...我在離開那個階段後還不是溫文儒雅,斯文地要命..。她到底是反三字經還是反台語??

我看到一群逢迎拍馬的教授附和他:說什麼學一些認知神經等等的對於小孩是好的,(......李嗣涔強調:「很認同!小孩子長腦時,真的非常重要,教育者該多懂點神經生理學,設計教材、方式,更能帶得起來。)

拜託,稍微學點教育心理學或者教育史的都應當知道認知心理學與走動物實驗的神經學等早已經在西方落伍啦。拿到台灣來,還被奉為龜鎳??(都不會用GOOGLE搜尋一下的嗎?

用心去感受孩子的需求,與孩子對話,遠比起鑽研神經,做實驗,看統計數字還來得對教育有用。

更何況在新聞當中,記者還提到(有人忽然上台調整器材,不慎打斷演講,洪蘭當場就對他說:「如果沒什麼事,你不該打斷我說話。」洪蘭又轉頭對台下說:「校長們抱歉。但學生要教,學生就要有學生的樣子,尊重自己和尊重學習。..)

我更覺得粉悲哀:這樣的身教是什麼??
是以一個混蛋的高姿態,教導學生不要混蛋?
倘若學生是怕你的演講音響效果不佳,好心地為你調整器材,又不是故意地要打斷你,你為何不能同理心?不能溫柔點?

沒有幽默感的人更是沒有同理心的人。這樣的人提倡的學說,沒有人要聽的啦。

這樣的學者在當今的台灣橫行。可見台灣真的是沒有是非。

新聞出自: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feb/4/today-life8.htm


-- 
歡迎來傳達智慧與記錄心中的美好:

恩望之歌的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hopesong

檢視次數: 234

該討論的回覆

就事論事,我認同你的觀點。

不過洪教授非常懂得善用其既有的名氣與影響力,加上台灣學界、官場特愛把鄉愿當禮貌,能點破紅藍這類似是而非言論的還真的不多。
總而言之,他們自視是高級份子,不屑台灣方言,小孩會講三字經,是受環境影響,只要導正就好,記得我小孩剛上幼稚園的時候,回家時無意間說了三字經,當時也嚇一跳,經導正之後,到現在大二了,也不曾發生過,有的家長,會有口頭禪,小孩子會模仿,無可厚非.我覺得那些教授應該到中國去教書,不適合在自由的台灣裡教,要不然真的會讓人精神錯亂.
紅藍等蛋頭學者 : 大小目 傾中 辦綠不辦藍
這等行為看多囉~

正在活動的山友

流量統計


此刻平均流量
Site Meter

© 2017   Created by 玉山編輯部.   管理小組

玉山山友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