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Yes

台灣玉山之友網聚廳

肩負國仇家恨的悲憤,23歲的鄭成功從烈嶼(小金門)起兵,舉起「忠孝伯招討大將軍罪臣朱成功」的旗幟。

那時追隨他的只有90多人,也沒有軍費,空手率領部屬乘小船到廈門港外的小島鼓浪嶼,正好有艘鄭家的商船從日本販賣了生絲、藥材等貨物,得了十萬兩銀子回來,鄭成功強取了這筆貨款充當軍費,並由此開始,很快接收了父親和家族留下的勢力,包括海上貿易與商船稅金。
前幾年,鄭芝龍在閩南,曾經三次與荷蘭東印度公司締結通商互惠條約,他的商船往來日本,台灣澳門以及東南亞各國,累積大筆資財,現在鄭成功取而代之,用來作為軍餉、軍備之用,全盛時,有幾十萬部隊,幾千艘戰艦。

此後十二年裡,鄭成功轉戰南北,時而為爭取整編時間而與清廷議和。他很了解後勤補給的重要,派出海外的商船比鄭芝龍時代更多,與臺灣的往來更是頻繁,這讓荷蘭人亦喜亦憂,喜的是有生意好做,憂的是國姓爺對臺灣島有看不見的影響力,時時謠傳國姓爺要來攻臺灣。1652年發生漢人大舉拿竹棒起事(武器早被荷蘭人沒收)的郭懷一事件。荷蘭人驚恐萬分,大肆屠殺、大約有六千名臺灣漢人在此事件中遇害。

那時鄭成功完全控制中國海上航行權。除了他和部下的武裝船隊之外,其他商船都要向他購買通行證,西洋船(走南洋各國)三千兩,東洋船(走日本)小船五百兩,大船二千一百兩。

 

鄭成功勢力最盛的時候,率全軍北伐南京,「十年養銳,正欲待時」,企圖一舉收復長江以南,與清軍隔江對峙。結果潰敗,雖然迅速撤回,也只保得金廈二島,元氣大傷。

時在台灣臥底的荷蘭通事何斌帶著台灣地圖來投靠他,遊說他取台灣為「根本之地」。何斌形容台灣「沃野千里,實霸王之區,若得此地,可以雄其國:使人耕種,可以足其食。上至雞籠,淡水硝磺有焉。且橫絕大海,肆通外國,置船興販,桅舵、銅鐵不憂乏用。移諸鎮兵士眷口其間,十年生聚,十年教養,而國可富,兵可強,進取退守,真足與中國抗衡也。

 

當鄭軍圍困台灣之際,清世祖順治皇帝為阻絕沿海居民與鄭氏的往來,發出一道比「海禁」更保守,更不顧惜民生的命令:遷界。北起山東,南到廣東,所有沿海居民一律向內地撤遷三十華里(十八公里),遷界以福建省執行最徹底,閩邊1820里海岸線,後退三十里築牆,過牆一步便遭打死:不肯搬遷的便燒掉他的房子。不僅「片板不許下水」,更「粒貨不許越疆」,清朝希望以斷絕一切商業往來,徹底斷截鄭軍的接濟。

這項政策導致百姓流離,死者四百萬,執行二十年,確實收到封鎖台灣經濟的效果。到鄭經時代,台灣不僅缺糧,連出口砂糖用的裝箱木材都缺貨。


1662年二月,鄭芝龍在北京被斬首,1662年四月,桂王水曆帝死於雲南。

當初鄭成功攻佔台灣的決策並未得到部分重要將領的支持,負責留守廈門的他們,甚至以不運糧食到臺灣為挾持,鄭成功臨死時,還手持望遠鏡,登樓西望澎湖,看「有糧船來否?


內憂外患交集而來,一代強人終於病倒,1662年五月,鄭成功去世,得年39歲。他在臺灣總共只住了十三個月又七天。

 

臺灣鄭氏的敗亡,除了外部壓力外(賴以起家的貿易,自清廷實施遷界後,貨物來源有問題,金門,廈門失守,失去所有貿易據點。臺灣本身能作為商品的物產:糖,鹿皮,數量大減。龐大的商船隊伍未加整頓,海上勢力大為消退),主要為內部因素,鄭成功時,治國與治軍靠的是倫理道德與領袖魅力,繼承者沒有他的威望,便難以統治。

鄭成功繼承的是他父親的海盜軍,龍蛇混雜,統率不易。他因此採用嚴刑峻法,有人批評他誅殺細過。鄭經守廈門時和乳母私通,婚外生子,在台灣的鄭成功得知後大怒,派人去殺鄭經,還要殺他的結髮妻子董氏,懲罰他治家不嚴(「我欲成大事,乃不能治家,遑問天下」)。廈門部將接到命令,認為一定是病糊塗了,視為「亂命」而不執行。這造成鄭氏內部的分裂。由於廈門諸將抗拒鄭成功格殺之命僥倖不死的鄭經,在父逝後與叔父鄭襲爭立,凸顯了內部派系,到後來將領之間互相猜疑、攻訐。鄭經嗣位後,扣押有意擁戴鄭襲的財改大臣(戶官)鄭泰,結果鄭泰自殺,他的家族,部屬全部降清。

 

因為鄭泰一家掌管五商,他們投降之後,五商的組織便破壞了。又因為內爭,暴露出爭權奪利的本質,這一支隊伍不再是「正義之師」,人心渙散,金門、廈門沒幾個月便失守,三年之內,降清的文武官員近四千人,正規軍四萬多人,船艦九百多艘,差不多是鄭方四分之一的力量。

 

新任領導人既不能以德服人,又不能以法治眾,他的親信部屬紛紛各倚權勢、橫行肆虐,1674年耿精忠(駐福建)和吳三桂(駐雲南)邀鄭經重返大陸,參與「三藩之亂」,聯手合擊清軍。鄭經以為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決定大舉出兵大陸。耿、吳二人原本想利用台灣海軍,由海路直取江南,甚至天津。但閩粵是鄭氏舊地,而台灣的海軍,早以不復當年盛況,鄭經於是從廈門著手進攻。

他一佔據廈門,立刻招徠各國貿易,一時商船雲集,重現國際商場的盛況。初期的軍事行動也很順利,靠他父親仍存的聲望和漢人的民族情感,在短時間內連下漳、泉、潮等七郡;這就與耿精忠和駐廣東的尚可喜的勢力範圍大起衝突。

 

同時超出想像的龐大軍費和後繼補給,也非台灣所能支應,連閩粵二省,也民力已竭,努力抽稅的結果,更失去民心,六年之後鄭氏部隊敗歸台灣,幾乎是全軍覆沒,財政也破產。清廷又加強封鎖,沒法可想,只有向台灣百姓需索。諸種稅目花樣早已出盡,這時又有人想起鄉村茅屋還沒有徵稅,便打算從屋簷算起,每丈平方徵銀五分,鄉民聽說,竟紛紛拆掉茅舍。

鄭經原就貪玩,三藩之亂失敗後,百姓已民不聊生,他還在洲仔尾(鄭子寮)大興土木,金屋藏嬌,顯然對前途表示絕望。於是鄭軍興起又一波降清熱潮,投降官兵總數在十萬以上。

 

鄭經敗歸台灣第二年便死了,台灣再度為繼承而分裂。長子克臧應繼位,但因他的個性方剛果決,有乃祖遺風,權臣與諸公子怕他掌權後對已有的特權不利,竟將他謀害,擁立才十二歲的次子克塽。

經濟,政治兩皆不利。清政府看機會大好,便答應鄭成功的叛將施琅領兵出征。在澎湖打敗鄭方主將劉國軒,還沒準備繼續東進台灣,年幼的鄭克塽已經慌張害怕,自動送上降書。

鄭軍的士氣原是很高昂的,德國人Ludwig Riess形容他們「是狂勇的部步兵」,作戰時「躲在一塊小盾牌後面,不顧一切,像瘋狗似的用劍向敵人衝過去,好像他們每個人都有一條性命留在家裡的箱子裡似的。」


在戡平台灣之後,康熙猶豫值不值得為這個初步儒漢化的海上孤島,花費大量的兵力與糧餉。台灣請降之後,大臣紛紛主張棄守:「此一塊荒壤,無用之地耳,」康熙也認為「台灣僅彈丸之地,得之無所加,不得無所損。」有人建議把台灣借給荷蘭人讓他們每年上貢就可以了。唯有施琅深知台灣地位的重要力爭「斷斷乎其不可棄」。八個月後(16844月)終於定案,台灣府隸屬福建省,下設台灣、鳳山、諸羅三縣,台灣正武納入清國版圖。

檢視次數: 495

該討論的回覆

正在活動的山友

流量統計


此刻平均流量
Site Meter

© 2017   Created by 玉山編輯部.   管理小組

玉山山友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