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Yes

台灣玉山之友網聚廳

肩負國仇家恨的悲憤,23歲的鄭成功從烈嶼(小金門)起兵,舉起「忠孝伯招討大將軍罪臣朱成功」的旗幟。

那時追隨他的只有90多人,也沒有軍費,空手率領部屬乘小船到廈門港外的小島鼓浪嶼,正好有艘鄭家的商船從日本販賣了生絲、藥材等貨物,得了十萬兩銀子回來,鄭成功強取了這筆貨款充當軍費,並由此開始,很快接收了父親和家族留下的勢力,包括海上貿易與商船稅金。
前幾年,鄭芝龍在閩南,曾經三次與荷蘭東印度公司締結通商互惠條約,他的商船往來日本,台灣澳門以及東南亞各國,累積大筆資財,現在鄭成功取而代之,用來作為軍餉、軍備之用,全盛時,有幾十萬部隊,幾千艘戰艦。

此後十二年裡,鄭成功轉戰南北,時而為爭取整編時間而與清廷議和。他很了解後勤補給的重要,派出海外的商船比鄭芝龍時代更多,與臺灣的往來更是頻繁,這讓荷蘭人亦喜亦憂,喜的是有生意好做,憂的是國姓爺對臺灣島有看不見的影響力,時時謠傳國姓爺要來攻臺灣。1652年發生漢人大舉拿竹棒起事(武器早被荷蘭人沒收)的郭懷一事件。荷蘭人驚恐萬分,大肆屠殺、大約有六千名臺灣漢人在此事件中遇害。

那時鄭成功完全控制中國海上航行權。除了他和部下的武裝船隊之外,其他商船都要向他購買通行證,西洋船(走南洋各國)三千兩,東洋船(走日本)小船五百兩,大船二千一百兩。

 

鄭成功勢力最盛的時候,率全軍北伐南京,「十年養銳,正欲待時」,企圖一舉收復長江以南,與清軍隔江對峙。結果潰敗,雖然迅速撤回,也只保得金廈二島,元氣大傷。

時在台灣臥底的荷蘭通事何斌帶著台灣地圖來投靠他,遊說他取台灣為「根本之地」。何斌形容台灣「沃野千里,實霸王之區,若得此地,可以雄其國:使人耕種,可以足其食。上至雞籠,淡水硝磺有焉。且橫絕大海,肆通外國,置船興販,桅舵、銅鐵不憂乏用。移諸鎮兵士眷口其間,十年生聚,十年教養,而國可富,兵可強,進取退守,真足與中國抗衡也。

 

當鄭軍圍困台灣之際,清世祖順治皇帝為阻絕沿海居民與鄭氏的往來,發出一道比「海禁」更保守,更不顧惜民生的命令:遷界。北起山東,南到廣東,所有沿海居民一律向內地撤遷三十華里(十八公里),遷界以福建省執行最徹底,閩邊1820里海岸線,後退三十里築牆,過牆一步便遭打死:不肯搬遷的便燒掉他的房子。不僅「片板不許下水」,更「粒貨不許越疆」,清朝希望以斷絕一切商業往來,徹底斷截鄭軍的接濟。

這項政策導致百姓流離,死者四百萬,執行二十年,確實收到封鎖台灣經濟的效果。到鄭經時代,台灣不僅缺糧,連出口砂糖用的裝箱木材都缺貨。


1662年二月,鄭芝龍在北京被斬首,1662年四月,桂王水曆帝死於雲南。

當初鄭成功攻佔台灣的決策並未得到部分重要將領的支持,負責留守廈門的他們,甚至以不運糧食到臺灣為挾持,鄭成功臨死時,還手持望遠鏡,登樓西望澎湖,看「有糧船來否?


內憂外患交集而來,一代強人終於病倒,1662年五月,鄭成功去世,得年39歲。他在臺灣總共只住了十三個月又七天。

 

臺灣鄭氏的敗亡,除了外部壓力外(賴以起家的貿易,自清廷實施遷界後,貨物來源有問題,金門,廈門失守,失去所有貿易據點。臺灣本身能作為商品的物產:糖,鹿皮,數量大減。龐大的商船隊伍未加整頓,海上勢力大為消退),主要為內部因素,鄭成功時,治國與治軍靠的是倫理道德與領袖魅力,繼承者沒有他的威望,便難以統治。

鄭成功繼承的是他父親的海盜軍,龍蛇混雜,統率不易。他因此採用嚴刑峻法,有人批評他誅殺細過。鄭經守廈門時和乳母私通,婚外生子,在台灣的鄭成功得知後大怒,派人去殺鄭經,還要殺他的結髮妻子董氏,懲罰他治家不嚴(「我欲成大事,乃不能治家,遑問天下」)。廈門部將接到命令,認為一定是病糊塗了,視為「亂命」而不執行。這造成鄭氏內部的分裂。由於廈門諸將抗拒鄭成功格殺之命僥倖不死的鄭經,在父逝後與叔父鄭襲爭立,凸顯了內部派系,到後來將領之間互相猜疑、攻訐。鄭經嗣位後,扣押有意擁戴鄭襲的財改大臣(戶官)鄭泰,結果鄭泰自殺,他的家族,部屬全部降清。

 

因為鄭泰一家掌管五商,他們投降之後,五商的組織便破壞了。又因為內爭,暴露出爭權奪利的本質,這一支隊伍不再是「正義之師」,人心渙散,金門、廈門沒幾個月便失守,三年之內,降清的文武官員近四千人,正規軍四萬多人,船艦九百多艘,差不多是鄭方四分之一的力量。

 

新任領導人既不能以德服人,又不能以法治眾,他的親信部屬紛紛各倚權勢、橫行肆虐,1674年耿精忠(駐福建)和吳三桂(駐雲南)邀鄭經重返大陸,參與「三藩之亂」,聯手合擊清軍。鄭經以為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決定大舉出兵大陸。耿、吳二人原本想利用台灣海軍,由海路直取江南,甚至天津。但閩粵是鄭氏舊地,而台灣的海軍,早以不復當年盛況,鄭經於是從廈門著手進攻。

他一佔據廈門,立刻招徠各國貿易,一時商船雲集,重現國際商場的盛況。初期的軍事行動也很順利,靠他父親仍存的聲望和漢人的民族情感,在短時間內連下漳、泉、潮等七郡;這就與耿精忠和駐廣東的尚可喜的勢力範圍大起衝突。

 

同時超出想像的龐大軍費和後繼補給,也非台灣所能支應,連閩粵二省,也民力已竭,努力抽稅的結果,更失去民心,六年之後鄭氏部隊敗歸台灣,幾乎是全軍覆沒,財政也破產。清廷又加強封鎖,沒法可想,只有向台灣百姓需索。諸種稅目花樣早已出盡,這時又有人想起鄉村茅屋還沒有徵稅,便打算從屋簷算起,每丈平方徵銀五分,鄉民聽說,竟紛紛拆掉茅舍。

鄭經原就貪玩,三藩之亂失敗後,百姓已民不聊生,他還在洲仔尾(鄭子寮)大興土木,金屋藏嬌,顯然對前途表示絕望。於是鄭軍興起又一波降清熱潮,投降官兵總數在十萬以上。

 

鄭經敗歸台灣第二年便死了,台灣再度為繼承而分裂。長子克臧應繼位,但因他的個性方剛果決,有乃祖遺風,權臣與諸公子怕他掌權後對已有的特權不利,竟將他謀害,擁立才十二歲的次子克塽。

經濟,政治兩皆不利。清政府看機會大好,便答應鄭成功的叛將施琅領兵出征。在澎湖打敗鄭方主將劉國軒,還沒準備繼續東進台灣,年幼的鄭克塽已經慌張害怕,自動送上降書。

鄭軍的士氣原是很高昂的,德國人Ludwig Riess形容他們「是狂勇的部步兵」,作戰時「躲在一塊小盾牌後面,不顧一切,像瘋狗似的用劍向敵人衝過去,好像他們每個人都有一條性命留在家裡的箱子裡似的。」


在戡平台灣之後,康熙猶豫值不值得為這個初步儒漢化的海上孤島,花費大量的兵力與糧餉。台灣請降之後,大臣紛紛主張棄守:「此一塊荒壤,無用之地耳,」康熙也認為「台灣僅彈丸之地,得之無所加,不得無所損。」有人建議把台灣借給荷蘭人讓他們每年上貢就可以了。唯有施琅深知台灣地位的重要力爭「斷斷乎其不可棄」。八個月後(16844月)終於定案,台灣府隸屬福建省,下設台灣、鳳山、諸羅三縣,台灣正武納入清國版圖。

檢視次數: 496

該討論的回覆

鄭成功文化節 綠質疑淪中國統戰工具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apr/23/today-p6.htm

台日中五城市 串聯舉辦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apr/23/today-p6-2.htm
李筱峰專欄-鄭成功加入國民黨?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may/3/today-o5.htm
以台灣ㄟ角度來看,鄭氏也是一系列外來殖民政權之一
至於他對台灣人是否比荷蘭人所做的更好,這點也尚有爭議
康尼驛馬車:最近在奇摩部落格,
寫了幾篇 : 鄭成功與傳說
的故事;諸網友不泛前往指教!
康尼在此將要介紹的,是確實盛傳在臺灣民間的傳承中有關鄭成功在中.北部發生的英雄故事數則:

x x x x x x x x x

相傳:鄭成功在臺南驅走荷蘭人之後,為了平定中部北部的土蕃,並要攻佔雞籠城,於是他在康熙元年五月初,率領大軍由臺南出發經過彰化,然後攻至大甲溪口(一説鄭成功率艦隊,越海由南北上,來到大安港外海上)時,突然遠望銀碇山(現在大甲鐵呫山之舊稱)有烽火狼煙繚繞著,覺得很詫異,便向銀碇山進發,然而在山的南端遭遇土蕃之襲擊,逐發生激戰(相傳:其戰場為當地人稱為(蕃仔園)的地方)o

土蕃大敗,立即退入銀碇山谷,鄭軍急起直追,然而由於不清楚山間地理,竟被土蕃包圍了,因為山谷另有出路,土蕃退出之後,復行糾眾將全山包圍住,鄭成功的大軍被困在山谷之間,人疲馬乏,無計可施,雙方對峙至翌日坲曉,全軍又因無水可解渴,士氣不振,鄭成功感到渾身倦之,只好向蒼天禱祝,然後拔劍插入地中,果然泉湧出,全軍歡呼,雀躍不已,終於解決了水荒的嚴重問題o

此時陽光普照,泉水映注劍光,劍氣沖大輝煌,土蕃見狀疑是神助,即退兵逃去,鄭軍加予追殺,獲得一場勝利,今日鐵砧山的劍井(亦稱國姓井)遺跡,為後人所敬祀的原因也就緣由於此o

相傳:每逢清明節,必有老鷹成群結隊,飛到劍井附近哭鳴,當地百姓相信牠們就是當年鳳山出身的將士陣亡後所變來的,也有人説此地田螺無尾,係當年士兵被土蕃圍困時,因為無法獲得糧食的補充,只好取食田螺,但他們食後又丟棄,牠們又繼續生存下去,所以至今當地的田螺沒有尾巴o
平定了大甲的土蕃之後,鄭軍經過貓霧棟(臺中舊稱).竹塹,然後開抵北部而來,他們由於連日繼夜的行軍,已經困憊不堪,於是鄭王尋找一塊靠近溪邊的平原,立即命令部下休息,並作露營準備,這條溪就是橫貫北部平野的大萪崁溪o

好像在一望無際的沙漠裏行旅的隊商,意外地找到綠洲那樣,鄭軍有的坐在樹蔭下納涼,有的躺在草地上仰望青天,有的忙著補給清水,不過,鄭王發覺由於夜裡下了一場大驟雨,一路上兵卒們的草鞋裏都沾滿泥土,粘得厚厚的一層,於是,他傳令大家將粘在草鞋底的泥土全部清除乾淨,以免阻礙明日的健步,由於兵卒眾多,所清除下來的泥土,轉眼之間在這個平野裏,竟堆成一座小小的尖山,當他們第二天離去之後,當地人便叫它為(尖山)o

這就是現在位在鶯歌山右鄰的尖山之由來o
卻說,在臺北平野過了一夜的鄭軍,翌日由酣夢中清醒過來,這一天,天空格外清朗,大家精神百倍,個個雄糾糾地排起陣容來,繼續向北方推進o


不料他們進軍不多遠,便被一股黑霧弄得天黑地暗,接著狂風掃地,飛砂走石,一種恐怖的氣息罩滿了整個曠野,黑霧一刻比一刻濃厚起來,連前方的去路也無法辨別o

就在這個時候,惡訊傳來,説許多士兵在濃霧中失蹤了,鄭王頗覺詫異,於是命令部下暫時紮營,靜觀動靜,後來他又獲得斥喉兵的報告,才曉得原來是一隻大鷹在天空飛翔,其翅膀長達數丈,牠不時口吐毒氣,還常由高空俯衝掠走地上的士兵o

於是,鄭王下令大家往東南方移營,詎料走了沒有多久,部下又來報告説,東南方的一座山,也吐出了毒氣,大家真是著了荒,陷入進退兩難的維谷,鄭王定睛一看,那是一隻大鳶在作怪,牠在空中飛舞,遮蔽日 光,使整個平野陰暗起 來o

鄭王至此忍無可忍,立即從部下接過來大炮,先對準老鷹,開了一砲,當砲煙消失後,大家看見那隻大老鷹頭部被擊碎而燧落在一座山的中腹裏,一動也不動o

於是,鄭成功又瞄準著還在天空上飛舞的另一隻大鳶,狠狠地也給牠一砲,果然砲彈擊中了大鳶的下巴,牠因而墬落在東南方的那座山裏,士兵們不由得歡呼起來,同時,一直到剛才還瀰漫著的烏煙瘴氣,很快地消失了,中午的太陽,又由蔚藍的天空射出明朗的光線o

這時有士兵前來報告鄭王道:

( 被巨砲擊中的老鷹屍首,找來找去都沒有找到,只看見一個形體頗像老鷹的大石頭,其頭部明顯地留著中彈的傷痕,看來,是那隻老鷹精被擊落後化成岩石的o)

過了不久,另外一個士兵也前來報告道:

(我們曾經到東南方那座山上去尋找大鳶的屍首也沒有找到,可是那座山的一端被巨砲擊破了一大塊,那隻大鳶必定是這座山所變出來的妖精o)

大家抬頭看看那座聳立在陽光普照的平野上的山,真像一隻開張雙翼的鳶,只是牠的下巴部位缺了一大塊o

後來這個消息傳遍大嵙崁溪附近的老百姓之間,大家都不約而同的稱那塊像老鷹的岩石為鷹石,不久又以訛傳訛,變為鶯哥石或鶯歌石(其實應該寫成鸚哥石才對),而那座像大鳶的山竟被稱為鳶山o

解決了老鷹與大鳶的妖精之後,鄭軍又北上進軍,行至大浪砯河(現在基隆河下游,圓山附近)附近,全體兵馬分批搭船渡河,當鄭成功的渡船駛至河中,忽然出現一隻大魚精,掀起滔天大浪,將要翻船沉兵,鄭成功連忙拔出所佩的寶劍投入河中,鎮壓風浪,兵馬始安然渡過,於是這一帶的河湖,被北部老百姓稱為劍潭,以資紀念延平郡王的功績o

x x x x x x

在北部完成了征伐的偉績之後,鄭成功的軍隊繼續往東北方前進,越過三紹嶺,進攻葛瑪蘭(現在的宜蘭縣一帶)地方,全體兵馬正在面臨太平洋的海濱休息的時候,突然從一望無際的太平洋上,出現了一個黑色龐然大物,後面還跟著兩個白色東西時浮時沉,這些怪物逐漸地向海邊迫近而來o

大家最初莫名其妙地看得發呆,接著由於恐怖而寒毛直豎,等到那些怪物埃近到沙灘上時,大家才看清楚那黑色怪物是一隻大龜精,白色東西就是牠所生下的龜蛋o

看出怪物來意不善,鄭成功立即跨上馬背,不慌不忙地舉槍瞄準,向那龜精射擊,只聽碰的一聲,龜精即被打死了,龜精的屍體在海面上浮沉許久,不久便變成了一個龜形的島嶼,而那兩個白色東西,也變成了兩個小嶼,前者被叫做龜山島而後者被稱為龜卵嶼o

(附記:關於龜山島的傳説,還有兩則,均與鄭成功有關,一説:這個酷似大龜的島,原是鄭成功由大陸帶來的一隻神龜,放生在宜蘭海邊,結果經過修行多年後,化精而成為龜山島o另一説:臺灣島的東北角海上原來並沒有這麼一個島嶼,後來鄭成功把荷蘭人與西班牙人統統趕走之後,才從海底升浮上來的o)

.
康熙元年(公元一六六二年)五月八日,鄭成功因積勞成疾,已經病得奄奄一息,然而他仍念念不忘故國家園,他穿了大明延平郡王的朝服,雙手棒持明太祖的祖訓恭讀一遍,然後含恨而終,享年三十九歲o

幾乎在同一個時候,臺南海邊的漁民們都親眼看見一個大將軍,身著白色戰袍,手持八尺長矛,騎上一隻巨鯨,從鹿耳門入海,遙遙地消失在水平線上去了,結果當天大家獲悉鄭成功病逝的消息,於是,大家都説那個穿著白色戰袍的大將軍就是鄭成功o

以上流傳在臺灣各地的有關鄭成功的傳說,係康尼近幾十年來走訪各地時所記載下來的,故事是片斷地在各地分別產生的,但有一個不謀而合的特色;鄭成功一路上處處遭遇到妖怪歹物的阻礙,最後一個個把牠解決掉了o

其實,鄭成功本人攻取臺灣,係永曆十五年(公元一六六一年)四月二十一日,一直到康熙元年(公元一六六二年)五月八日急逝,其間十二個月又十七天,一直居住在臺南,未曾北上或南下,可是,怎麼臺灣各地方均流傳著鄭成功收妖或滅妖的故事呢?

若果研究臺灣歷史,就會知道鄭成功直接所開發的只是臺南.嘉義及鳳山北部平原而已,當時以赤崁樓為(明京),另外一府二縣,(承天府)設在今天的臺南市,(天興縣)設在今天的嘉義縣,(萬年縣)設在今天的鳳山,至於由其部將前往開發的有:今斗六到林圯埔一帶,彰化地方(當時開墾者由今北港上陸),竹塹地方(由大甲溪上陸),臺北平原(由淡水河邊骐里岸上陸)等,但鄭成功本人卻未曾踩過這些地方之土地o

上述的傳說,有的是由於其部屬率領的軍隊經過或所做的史蹟加以故事化,(鐵砧山的(國姓井)便是最好例證),或聯想化.幻想化而形成的,雖然每一個故事都難免有牽強附會或荒唐無稽之處,然而這些傳說的豐富與經久不衰,正是反映了臺灣人對於鄭成功的忠貞精神及宏功偉績之念念不忘o




鄭成功和蔣該死都是對台灣族犯下累累罪行的漢族狗雜种!
鄭成功對臺灣之影響力~(微乎其微)

正在活動的山友

流量統計


此刻平均流量
Site Meter

© 2017   Created by 玉山編輯部.   管理小組

玉山山友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