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Yes

台灣玉山之友網聚廳

母語教育對於下一代遠遠不足?咱ㄟ話,若不常常跟孩子講,就秦正是了然囉..

阮雖然是台灣人,卻很慚愧無法用台語的發音寫阮阿母教給我的話。(只是今天不是要懺悔我的寫語的能力,是要來懺悔我以為我夠了,其實我沒有..)

原來今晚陪寶貝女兒刷牙,繼續前幾天的訓練:要他多講台語...
卻猛然發現,他的程度竟然退步許多..(原來是太少被要求講台語了)

虧我自己還自認為有母語意識,常讓他聽些閩南語的童謠,也常跟他講台語,幼稚園也會要小朋友念些念謠回家背給我們聽..,我以為這些都比別的小朋友的薰陶更多了..

可是從最近幾個月來,每次『輪到』要用台語講故事念給他聽的時後,他就會大聲地抗議:喔..又是用台語。我就應當要警覺到..這小孩竟然枉費我屢次的耳提面命,枉費我多年來的教誨:台語是恁阿爸阿母的話,你要秦猴講..。

原來,我以為的:讓他看海角七號,讓他多聽閩南語歌曲(例如快樂台灣年,點燈歌,麥當傷害伊..還有鄭智仁醫師的童謠等)還是不夠的。還是不能扭轉他心中對於王道語言的認定的。

我就動了這個念頭,想藉此提醒一下,我們這群台灣派的朋友:
真的不要只是把孩子的教育丟給媒體就夠了。還要多陪他們去使用,要逼他們去講,去思考(像我今天就鼓勵他:你若沒有辦法翻譯為台語,你就用代替的方法啊,例如:辛苦的台語不會講,可以講成為无歡喜,講成艱苦,講成..都可以。看到他在我的鼓勵下認真地思考,我真的覺得孩子的潛力是要大人來陪伴,來開發的)

我觀察到許多台灣的年輕家長,都太相信孩子可以自然地就可能學會我們講的母語了,甚至不太在意母語小朋友不會講有什麼缺點。其實母語消逝對於孩子的智力影響會少了很重要的文化刺激..是浪費了我們能給予孩子的最好禮物。

台灣人真是有夠三好加一好啊。
例如客家話這麼地美,像我有個年輕親戚,也不太與他的小孩講..
孩子丟到幼稚園裡,環境中都是講所謂的「ㄍㄡ ˇ』語。回家又繼續講「ㄍㄡ ˇ』語。你看看,這樣的母語教學僅靠個什麼客家山歌,或者聽聽新寶島康樂隊,或者是現在蕭煌奇的阿嬤ㄟ話或者海角七號的電影就能夠讓孩子們流利地講嗎?

大大們,請您們告訴我:咱原住民祖先的話,還有誰能繼續傳下去(僅靠弱勢的原住民族群,夠嗎)?50年後還有什麼小朋友會講客家話,一百年後(或許照這樣下去也不需要),閩南話(河洛話)也很可能真的要在台灣這塊土地上被取代,被消滅了。

馬的政府還要取消台語認證考試的經費等..

真是有夠可惡的了。

我們除了生氣以外,真的得爭氣,不要輕忽小朋友們的關鍵時期,要灌輸,要鼓勵他們多講自己的母語。才算是為自己的祖先,為自己這塊養育的土地有一種不忘本的感念恩情。

僅以此文章警醒自己,更建議大大,多為自己的方言(口語)多挺一下..日後與26們的長期鬥爭絕對派得上用場的啦..

檢視次數: 595

回覆

該討論的回覆

主公扁 說:

真單純的1字『的』-為啥麼會產生『仒』、『ㄟ』、『ê』、『e』...甚至楊青矗造1字頂頭「上」、下面「下」,烏白兜起來!

 

(bah)漢字的台灣人,有孰人看著(tioh) 『的』未曉發出『e』的音?

 

若焉爾-嘴講欲推廣台語文!

 

根本是殘害世界上美的語言-台灣話啦!

 

 

"的"讀如"Tə3", "仒"讀如"ê",讀音無共,嫌"仒"無好看,會使用"維",之是正字。
面對國共的統戰 和 文化歷史斷根奸計
綠贏少數人的努力 值得敬佩

對於少數政客 捲起肥嘟嘟的嘴巴 硬要顯出講北京話的努力
我只能嘆息 無品莫若似

再次地報告,阮兜小三的寶貝,明天要代表學校去參加台語演講。

恩望她光榮道返來~~

不過,我看她練習,我就很驕傲了啦~~

語言的使用不只是一種溝通的工具而已,實際上也在為使用語言族群的生活紀錄歷史,成為文化的內涵之一,而與族群榮辱與共。所以所謂"學英語"並不正確,頂多只是學到入門基礎,最後一定是用英語學習、思考、工作與生活,才能成為一個說英語的人。母語亦然,光是靠一周零頭時數的母語教學,或是唱唱母語歌,在家講簡單的生活母語互動,這個語言最終仍然缺少生機。

如果外在的社會是由殖民者語言所主控,不但公務相關活動被當成官語,連教育、科學、文化活動與媒體傳播都是使用殖民者語言,殖民者更用心組織性地掌控所有語言載具,把本土母語和本土臉孔特色用在庸俗、卑微、情緒性發洩的場域,把殖民者語言和殖民者臉龐特徵偶像化、富裕化、純潔化、正義化,並在語言互動中顯性、隱性地將本土文化特徵貶抑化、汙名化,那麼聰明的兒童既然具有求生向上的本能,自然也會耳濡目染,懷疑起父母語言的有效性,而在認同上發生保留。

何況要求心智上未成熟的兒童,在學校中面對殖民者管控的教育官僚與師範體系師長形塑的成人主流價值觀,還能保有母語文化的自信與驕傲,其實是相當困難甚至有點殘忍。能夠作到的個案,大約是所處學校與教室環境的殖民者惡勢力汙染相對輕微,而父母本身的社會發展也很有辦法才能維繫起認同強度。不要懷疑,國家或是族群發展能力強弱,事實上決定了語言的悅耳度與生命力。

所以母語的振興,必須建立在本土文化、社會、經濟活動的開展與強化,並有意識地在這些活動中,活用、強化、發展母語語彚、語法,才能為母語重拾生命。可惜台灣現狀的文化、社會、經濟環境都是殖民者主導而全面增益於殖民者的國語,相對地本土母語族群的社會實力孱弱而文化主體意識闕如,這場戰鬥是相當艱困的,可能必須更有技巧與智慧才能向前推進。

其中一個辦法是仿效日本外來語的方式加速向強勢文明學習,日本大約是世界上學習外來文明最有效的民族,有別於中文在意譯與音議中掙扎或夾雜,日本是直接將外語詞彙用其羅馬發音正式化為日文語言符號,但卻保有其為外來語的辨識度,可加速外來先進事務和觀念的導入,並且羅馬音譯大約會具有一致性。

如果還像民國時期中國封建舊腦袋文人那樣慢慢推敲信、雅、達,頭髮都掉光了還尋不到一個最佳翻譯,就馬上陷入不同譯法間文人相輕的惡性循環,這股臭酸風還隨著中華台北人流亡在台灣發酵腐化中。共產中國至少從白話文運動已經對於封建文化進行了反省,解構了文言文中藝術與語言邏輯糾纏不清的雜燴風格,所以目前的簡體中文大致上較直白,對於外來語也多採音譯的方式務實對待。

以台灣人與國際互動的悠久歷史和人民的開放心胸,我是主張母語可以直接嵌入英語字彙(用英文不翻譯),把一些進步語彙放進來講,這一方面可以迴避缺少執政主控權無法制定翻譯標準的障礙向前進,其實卻反而有引入外來觀念時一定統一與精準的好處,另一方面也在人民直接面對外國人或機構時減少接軌的障礙。兩岸中國人無法這樣作的原因多少和自我文化中心主義或是漢文化沙文主義的作祟有關,台灣海島外向不自大的本土性格沒有這種我執罣礙,更容易成功。

只是優質的學習,也不能只是生活、商務、媒體字彙的交流互用,本土知識菁英應該長期致力在英語文明的各領域觀念源頭、思想演進、各派辯證探討的結構梳理,將重要經典轉折推介給本土民眾,也把重要的觀念字彙嵌入本土母語中,讓本土母語也能開始使用、探討兼有國際歷史高度和現代性的語言觀念而提升地位。

其次在中文的使用上,同樣要取法強勢文明,對於簡體中文著作與觀念,不應迴避與怠惰,本土知識菁英也必須對簡體中文的內容資產深入研究,梳理出其源頭、演進、與時俱進的結構,為本土民眾推介各時期的經典關鍵著作,讓本土民眾掌握當代中國人的觀念與性格,並以外來語的形式豐富本土母語。

本土政治人物對於中國政策立場陷入被動,多少與不夠了解中國有關,急就章地在現有認知上要提出立場,卻發現步履艱難。最重要的理由也是他們的中國認知太過片段,知識來源大多來自中華台北人的加工品,還妄想要挑戰中華台人的兩岸戰略,絕對是緣木求魚。本土人士至少先要能分殊中華台北人和對岸中國人的思想差異、歷史恩怨、人際脈絡,未來願景,才能對當前兩岸形勢有深刻的了解,足以為本土台灣人的立場發聲。在一場大學習之前,大家最好謙卑點,別隨意自設標靶亂開槍。

這樣的作法必定會遭致殖民者的訕笑與批判,因為這是掙脫殖民者文化宰制的釜底抽薪之道,殖民者光是依賴英文與簡體中文的文化買辦角色就養活了多少教科文媒領域的中華台北人,而且因此具有在源頭過濾扭曲外來觀念的優勢地位,這也是中華民國虛構神話竟然可以長期維繫的戰略關鍵,如果本土台灣人認真這麼作,台北的天空不是要破了一個大洞,讓陽光直灑而下,寄生蟲無處閃躲了嗎。

當然這些作法是難以依靠個人完成的,如果真正認識到本土台灣人當今的生存困難與文化危機,希望綠營政治人物和本土社團少一點政治盲動,多一點扎根行動,儘速開始為了本土母語補破網啊。

正在活動的山友

流量統計


此刻平均流量
Site Meter

© 2017   Created by 玉山編輯部.   管理小組

玉山山友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